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最强道长:开局就是神仙 > 第一百九十一章,欲念滋生之物

第一百九十一章,欲念滋生之物


  “你认得我...”

  画中人透出身影来,是一个帅气的青年人,有些阴柔的气质。

  司马仲达,东汉时,官至魏国上钦,且后代还是晋朝的开国之祖。

  “你很讨厌。”

  就是这种胸有成竹的模样,真是让人心生厌烦。

  “没错,我便是司马仲达。”这画中人昂首挺胸,神态淡然的承认了自己的名讳:“既见是我,为何不敬?小道士。”

  神态傲然,旁边的真理法剑所化墨剑被他消融。

  或者说,出现在这里的‘画中人’也并非是他的本体,故而真理法剑对他影响有限。

  此时,这位‘司马仲达’却是淡淡的说道。

  “出现在这里的不过时我的残影,本体不在此处。”

  他也不是没有留手,出现在这里的投影伤不到他的本体,也因此有恃无恐。

  对方依然没有发现自己的所在。不然也不会对这里挥剑了。

  一旁的张玲敏已经有些吓傻了,看着不知从何处闯入的李卫,还有旁边的这个,叫做‘司马仲达’的男人。

  “你们...你们是谁...快出去...不出去我就喊...”

  李卫和画中人都没有理她就是了...

  此时,画中人却是思索着该怎么逃跑,他显然也意识到了那真理法剑的威能,上面的法力隐隐是有着针对自己的意思。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针对性的诡异法门法门,仿佛是专门为克制他而生。

  不过想来这般法咒,也应当要开坛做法,才可炼用之的吧。

  按照画中人的认知,法器,法剑,法印令旗、法尺等。做法前,法师要先焚香,掐诀念咒,然后请神落座,踏罡步斗,开始做法。

  短时间内应当无法再使更多玄通法门。

  然而李卫却是对他逃脱法剑的制裁并不意外,只是悠然说道。

  “你可知道,为何你能隐藏至今没被人寻到吗。”

  “因为你啊,自称司马仲达,却不是司马仲达。”李卫说道:“你只是拥有一层壳子的回响而已,仅此,而已。”

  “胡说,我便是我,我便是司马仲达...”画中人激愤填膺。

  “你连完整的魂魄都不是,你只是一缕,寄宿在恶念之中的回。”

  被人道破本体所在,画中人立刻反应了过来,悚然一惊,然后便话也不说,飞遁而走。

  这一次是本体遁走,是从张玲敏的身上出来。

  古来有妖精。

  或寄于梦。

  或寄于魂。

  眼前这画中人,乃是寄宿于人类的恶念之中。

  画,只是他的媒介而已。

  可以是古老的壁画,也可以是刚刚作出来的画。

  却见一道墨剑再度袭来。

  黑光闪烁,将画中人掠了下来。

  这是他的本体,一滩宛如墨水一般的事物。

  似实非虚,在实体与虚无之间。

  李卫取来镜子,看向了这一滩黑水。

  “看到了吗,这才是你的本体。”

  “啊...”

  这...是我?

  画中人‘看’着镜子,有些迷茫。

  我是司马仲达,我是大魏栋梁,我是晋朝先祖...

  我...我是谁...

  ‘虽吾败于孔明四次有余,吾最终却赢了他一次,最重要的一次,吾今年活六十载有余,他孔明英年早逝哈哈哈!’

  ‘闻这孔明字画一绝,却未有留下自身画像,连后人瞻仰都做不到。’

  ‘吾留吾像,而孔明未留,此间,吾又胜一次。’

  谈笑之间,司马仲达,于人间留画,乃是年轻时的狼顾之鬼,足智多谋的司马懿将军。

  司马懿——

  是啊...

  我不是司马仲达,我只是他的一幅画。

  ......

  精怪诅咒因欲,因念而生。

  因人间各种各样的情感而生出各种各样的精怪。

  和杜康酒是一个类型的精怪,只不过在诞生的过程中,这位‘画中人’接收的更多是恶念,恶欲之念。

  这种应孕育而生的精物,往往有着比寻常妖物更强大的神通力。

  天眼通照见他的本体之下能看出祂的灵韵在周围环绕,能夺人气运,也能赐人气运。

  这是祂的能力。

  然而祂甚至都不能算是完整的生命。

  此时,这‘画中人’所产生的烂泥静静的躺在李卫身旁,被真理法剑禁锢躯体。

  上面的残缺念头却是看清楚了自己的样貌,一团散发着腐烂味道的烂泥而已。

  “司马仲达...恶念...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因人类的恶念而生...”

  因恶念而生,所以只信人间有恶念。

  也只依靠人间的恶念以存续。

  而李卫则手握真理法剑,遥遥指着这一滩烂泥。

  “如果没有邪念的供养,就没有如今的我。”画中人的声音从这一滩诅咒中传出来,说道:“你想审判于我,何来理由?”

  虽然祂并非司马仲达本人,本源性格和部分认知都源自于他。

  毕竟,他本来就是司马仲达的画。

  “你的诅咒可是让多少人失去了一切。”

  “多少人?哈哈哈,你可不说,我曾经让多少人大富大贵。”

  “当初一名叫沈万三的人拥有于我,他可是拥有了富可敌国的财富,对于他而言,我非诅咒,而是恩赐,你又将他们置于何地?”

  “况且,我也说了,只用我第一次,我是绝对不会收取任何报酬的,我虽是诅咒,却也说到做到,不似人类...说不定你的‘惩奸除恶’之举,会被人所厌恶呢。”

  画中人的声音不小意有所指。

  旁边的张玲敏才反应过来。

  对了...

  对了!

  如果没看错的话,这一滩奇怪的烂泥,能给自己一笔财富吧。

  “我...我碰到你的话,你还给我钱吗?”

  张玲敏在经历过这一番神仙打架之后,反而是笃信了这画中人有神奇之处。

  “哈哈哈哈哈哈!”

  “他可是诅咒。”李卫平静的说道。

  然而此时张玲敏却是说道。

  “还有比贫穷更可怕的诅咒吗?”

  画中人的笑声此起彼伏,仿佛这是对李卫最大的嘲笑。

  看啊,你所守护的,是如此堕落的灵魂。

  纵使知道我是诅咒,也甘愿来触碰。

  然而当他笑了几声后,真理法剑从上而落刺下。

  画中人愕然:“你..你...”

  “你以为贫道会道心动摇?”

  “你错了,贫道可不是为了惩奸除恶而来。”

  贫道,只为自己修行来此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