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元帅又被欺负哭 > 第4章 她是女的

第4章 她是女的


活了二十五年,牧零万万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被人西胸。酥,痒,麻,这种感觉又疼又怪。

他的脖颈向后仰,绷紧成一条线,纸一样薄的皮肤下透出青色的血管。

“流氓1

古板保守的大元帅能想出到的骂人话不过是一句“流氓”。

对卫蓝毫无杀伤力。

“闭嘴吧你。”

瞧见卫蓝眼里的不屑,牧零气得差点头顶冒烟,带着几分自暴自弃的心理,以牙还牙地反手一抓。

比下流是吗?他不要输。

谁知入手虽平但软,牧零满腔气愤陡然一滞,愣住了。

女的?

“你是女生?”牧零不由得问出声。

雨水顺着发梢往下滴,卫蓝甩开牧零的手,神色丝毫不变。

“女的怎么了?”黑漆漆的雨夜里,卫蓝的八颗白牙特别显眼,她的声音比牧零淡定多了:“上你也是可以的。”

说完她掐得更紧了。

狂啊,有本事再发狂,浑身没有二两肉,胆子倒是挺肥。

想反攻?做梦。

“唔”

卷土重来的疼痛让牧零险些一口气没上来,下意识地挣扎推拒。

流、喂,别掐,好疼。

令牧零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推不动卫蓝。

不可能,精神力失控后他连机甲都能砸烂,怎么可能推不动一个女孩子。

此时此刻,牧大元帅还没有意识到这次失控与以往大相径庭。

见牧零被掐之后仍然活蹦乱跳,一点要死的迹象都没有,卫蓝决定来招更狠的。

扯开破碎的衣服,在牧零皱眉瞪视中,卫蓝弯起唇。

“是你逼我的。”

啧,谁让他的精神力弱点在那儿呢。

察觉到危险,牧零拼命扭动想要挣脱桎梏。

“不”

然而弱点已经落入敌手。

沉甸甸的,柔韧又不失力度,卫蓝曲起手指,狠狠一捏。

“蔼—”疼痛直冲天灵盖,牧零痛到喊出声。

除了痛还有屈辱,堂堂银河联邦元帅何曾受过这种耻辱对待。目眦欲裂,牧零盯着卫蓝的眼神充血通红,恨不得剁了她。

连他自己都不会碰的地方,她竟然敢、竟然敢

女流氓!

什么失控,什么崩溃,牧零通通忘了,他现在只想杀了卫蓝。

强行收拢体内的精神力,在强烈意志操控下,能量涌向牧零的四肢。

然而没等他发动攻击,澎湃的能量潮顺着身上作乱的手掌“哗啦啦”流失了。

怎么会这样?牧零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太过惊讶,以至于他连卫蓝退出超s状态,力量减弱都没发现。

但卫蓝发现了。

超s状态她都打不死牧零,现在退回b级又失去武器,杀人灭口的几率约等于零。

衡量一番之后,卫蓝打算逃。

先想办法逃出地球,逃出太阳系,银河这么大,总有办法躲。

大不了等到将来牧零叛变,她再回来。

想到这儿,卫蓝果断松手,起身,在牧零的弱点上重重碾了一脚,在痛呼声中迅速驾着悬浮车离开现常

临走前她顺手把另一辆悬浮车的动力系统踹废,确保牧零没法追她。

机车声远去,暗黑的小巷安静下来。

淅淅沥沥的雨中,牧零咬牙熬过突如其来的一脚,蜷缩的身体缓缓舒展开。

浑身酸痛。

可是跟精神力崩溃的剧痛相比,这点痛简直不值一提。

滴滴答答的雨里,牧零手撑着地面,慢慢站起身。

脸,手,身上沾满了泥灰水,一向洁癖的牧零此刻却顾不上脏,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

消失了,都消失了,一崩溃就要活活撕碎他的暴烈能量,全都消失了。

但是在缺氧的环境下,他仍然能生存,酸雨也不能腐蚀他的皮肤,说明精神力运转没有问题。

只是失控的过程结束了。

脸上有伤,身上有伤,某些地方伤得很痛,可是这些伤加起来,比精神力失控的后果轻得多。

以往不活活熬上四五天,失控的症状不会有任何减轻。

但今天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不到五分钟,并且是极端崩溃,毫无逆转的可能。

怎么会这样?这个问题又一次浮现在牧零脑海。

是因为被人毒打?

不对。他第一次精神力失控,整个连队八台机甲围攻也没能阻止他发狂。

是因为在地球?

不,十年前他在地球参加重启的基因实验,就曾失控了三天。

硬要说今天和过去唯一的不同,就是他被那个女孩

当所有可能都被排除,也许最不可能的反而是真相。

令人羞耻的真相。

坏掉的衬衫和外套松松垮垮,碎布缝隙,又白又瘦的身躯沾满雨水和污泥,薄薄的肌肉因为主人复杂的心情,时而紧绷时而放松。

“咔嚓”废掉的机车大灯掉了,合金灯罩滚落在地,反射出微弱的光线,照亮牧零青黑交加的脸庞。

松开拳头,牧零弯下腰,拉开军靴的拉链。

他的脚踝内侧贴着一个巴掌大、薄如蝉翼的军用通讯器,牧零取出通讯器,发送消息。

大约一刻钟之后,一辆私家车出现在巷子外。

纯黑的悬浮车线条流畅,科技感十足,车灯却没开,显然不想引起注意。

抬腿走向悬浮车,刚走了两步,牧零忽然踩到东西。

是一张塑料卡。

捡起卡片,略一打量,他便认了出来。

是那个女流、女孩子的。

“去警局。”

很快,车子消失,雨渐停。

另一边,卫蓝风驰电掣往家跑。

她得在牧零查出她是谁之前,赶紧带好家当逃离地球。

路上卫蓝唤出系统,询问对方的来历。系统顾左右而言他,颠三倒四说不清楚。

问不出个所以然,卫蓝试着换个问法:

“你会不会害我?”

“不会。”系统很肯定地回答。

怕卫蓝不信,它补充道:“我刚才快没能量了还帮你呢。”

刚才?卫蓝注意到这两个字。

“那你现在有能量了吧。”她诈道。

系统耿直地答:“有。”

“怎么来的?”卫蓝心中隐约有答案,追问道:“是因为我打人?”

呼,好险,差点被套出秘密,系统暗暗庆幸,装作镇定地回答:

“是。”

“每次你欺负人我就能吸收到一些能量,所以叫恶人系统。”

还装呢,卫蓝暗暗翻了个白眼。

什么恶人系统,不就是个需要靠黑暗能量生存的寄生型外星人。

“行,你以后跟我混,我欺负人,你吸收能量。”

没等系统高兴,就听卫蓝又道:

“别搞任务不任务的,我不喜欢条条框框,跟我混就要听我的,明白吗?”

系统停顿了一会:“明白了。”

明明是机械音,听起来有些莫名委屈。

卫蓝没理。

虽然来历不明,但这个傻外星人一不会伤害她,二不敢强迫她,菜是菜了点,凑合用吧。

谁让她现在得罪了联邦第一元帅呢。

“对了,你获得了能量,分我点好处。”

听到卫蓝的话,系统又委屈了:“我之前用备用能量帮你达到超s了埃”

怎么不说还它备用能量呢?

“我不到超s咱两都得死,经过我的努力咱们不仅没死,还给你充了能量。”

“分我点好处难道不是应该的?”

系统明显低估了卫蓝的无耻。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卫蓝到家的时候,系统败下阵,不情愿地给出好处。

“喏,我给你改了一组基因片段,提高你的氧透能力。”

取下面罩,卫蓝发现不会缺氧,非常满意。

说菜吧,这个外星人挺菜,充个能那么麻烦。说厉害吧,它倒有点本事,居然随手完成了基因改造。

也就是说,只要有充足能量,这家伙能帮她突破基因锁,提高精神力。

郁闷了一天的卫蓝,心情终于变愉快。

推开家门,她跑进卧室,在衣柜和墙的缝隙间扣啊扣,扣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生物膜,打开薄膜,里面是一揪黄面团。

面团散发着酵母的酸味,卫蓝闻了闻,神情陶醉。

这团老酵母不值钱,不喜欢面食的人甚至很嫌弃这种味道。但卫蓝吃过无数面食,唯有这团酵母醒发的面最合她的口味。

前世被骗去混乱星域,卫蓝没来得及带上老酵母,往后日日夜夜念念不忘。

只是多年后再来寻的时候,危楼已经成了废墟。直到重生前,卫蓝也没能吃到同样的味道。

所以这次一定得带上。

揣好酵母,卫蓝快步往外走。到门口的时候,她脚步微顿,回眸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

再见了小窝,虽然你脏乱差,夏天漏雨冬天漏风,但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呸呸呸,她才不是狗。

握紧通讯器,卫蓝三步并作两步跑下楼。出于谨慎,她没有把悬浮机车停在自家楼下,而是停在大约五百米开外的路口。

深夜的贫民窟街道比白天更安静,静得像此地空无一人。卫蓝却知道周边众多危房里,住着很多穷苦可怜的老老少少。

他们像老鼠一样警觉,即便卫蓝的动作非常轻,这种半夜的出行依然惊到了他们。

门扉间、窗帘后,若有如无的警惕目光中,卫蓝速度飞快,奔跑到路口。

正因为习惯了这些悄摸摸的打量,卫蓝忽略了暗处的盯视。

摸到机车的前一秒,卫蓝忽然寒毛直竖,直觉的本能让她意识到不对劲。

可惜晚了。

警铃声大作,六辆悬浮警车撤下隐形膜,将卫蓝牢牢围在中间。警车的车窗被摇下,十二把核能枪齐刷刷对着卫蓝。头顶的三架新型静音无人机也撤去伪装,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卫蓝。

看着警车身上“地球总警局”五个白色大字,卫蓝举起双手。

啧啧这么大阵仗,抓钻石级逃犯也不过如此。

不用想也知道这些警察是谁派来的。

切,以权谋私,公报私仇的垃圾。

与此同时,警局内,副官白志瞥着自家元帅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道:

“元帅,人抓到了,该怎么处置?”

看着全息影像中模样老实的高挑身影,牧零轻启薄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