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元帅又被欺负哭 > 第17章 他想娶她

第17章 他想娶她


星河湾,落地窗边,牧零背负双手,斜阳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正在做汇报的白志忍不住抬头,盯着他家元帅的背影。

以往战损汇报,元帅总会提出质疑,今天却一句都没问。

总觉得元帅从太空回来后就心不在焉。

仿佛后背长了眼睛,牧零出声道:“这次行动剿灭了一个星盗团,把战损报告抄送给联邦总警署,他们应该会派人和你协商战损,谈的时候多要点。”

白志回神,赶忙应下,低头继续做汇报,不敢再乱想。

不过,白志没感觉错,牧零的心思的确不在报告上。

夕阳西下,因为戴森球,暮色余晖里夹杂着斑驳的阴影,映在城市上空,犹如一块支离破碎的幕布。

逐渐暗下去的天光让牧零忍不住想起几个小时前,同样光线幽暗的驾驶舱里发生的一切。

惊心动魄。

原本沉下去的念头不知不觉又浮了上来,对的人,被欺负的快乐,牧零盯着天幕上的阴影,觉得每一块都像极了某人的样子。

为什么别人都不行,偏偏是她呢?

眼前走马灯似的浮现出有关卫蓝的画面,她嬉皮笑脸说自己是好人,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在他怀里不情不愿地做着,那么凶那么狠。

那么欲罢不能。

他一定是坏掉了,牧零闭上眼睛,阴影笼罩的面庞上满是郁闷。

专门研究精神力的诺奖教授曾经提出一个理论,如果能找到一对完美契合的精神力,互相引渡制约,或许能规避失控的风险。

然而精神力就像dna一样独一无二,银河联邦上千亿样本没有一对契合,这个理论至今被称为最异想天开的假设。

牧零万万没想到这个不可能的假设居然真得实现了,就发生在他身上。

那天看到卫蓝开零跃号,他就想起这个假设,最近发生的事无疑证明他的怀疑是真得。

她就是父亲说的“对的人”,被欺负也会感到快乐。

夕阳没入地平线,做完汇报的白志静悄悄地离去,牧零在黑暗里站了很久很久。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牧零脚边,他终于接受了残酷的事实。

并且做出了决定:他要娶卫蓝。

不管什么原因,既然他们精神力百分百契合,从逻辑上来讲他们就应该结合。

所以,他要娶卫蓝。

吐出一口浊气,牧零按下通讯器。

危楼公寓,昨晚听局里女警们吐槽了一夜的卫蓝被铃声吵醒,扫了一眼号码,没好气地接起。

“干嘛?”

充满火药味的语气让牧零愣住了,虽然他没有求婚的经验,但直觉告诉他现在不是个好时机。

正当牧零要说话的时候,“嘟嘟”通讯器被挂断。

等他再拨过去,那边关机了。

出师未捷的牧零看着通讯器界面,深呼吸。

没关系,爸爸说他跟在妈妈身后五年才求婚成功,既然决定要娶卫蓝,他也要有这样的毅力。

牧零安慰自己,然后打开星网,搜索婚恋类攻略,他不能打无准备的仗。

另一边,卫蓝扔开通讯器,连打几个喷嚏。

“哪个混球在背后骂我?弄死他。”她嘟囔,翻个身继续睡觉。

这一觉睡到下午两点,卫蓝揉着眼睛起来洗漱,坐在饭桌边美美地吃了一顿有包子有蔬菜水果的丰盛午餐。

吃饱喝足,卫蓝打开悬赏界面,左右滑动了一阵,没找到合适目标便关了。

接着把系统揪出来,存了些欺负值,并对系统苦口婆心的劝说置若罔闻,坚决不看书不学习。

弄完后,她坐到沙发上,开始找警校的相关资料。

昨天听了女警们的抱怨,卫蓝才知道整个银河联邦警署没有一位高级警监是女性。

警察的职位由低到高分别是警员、警司、警督、警监,虽然男女平等的口号喊了上千年,军队也有许多女兵,但在警界,女性的地位仍然十分低下,通常到警司就升不上去了。

尽管每个警局都有风纪部,也有相关言行规定,可是像“女人不适合当警察”“女警只是花瓶”这样的恶臭言论私底下依然是主流。

警局里的女警明明付出了比男警更多的努力,但是由于她们被安排在行政部和后勤部,不是最容易累积功勋的外勤部,导致升职考核时功勋远远少于男警,无法担任高级职位。

想起女警们含泪的面庞,卫蓝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其实前世她也置身于同样的处境,混乱星域是男人的天下,女星盗也被认为是低男人一等的存在,对女警们遭受的歧视,卫蓝感同身受。

这一世卫蓝不打算做星盗,但人生在世总要有点追求。

碰巧卫蓝还蛮喜欢把男人们踩在脚下,让他们只能仰视她,让他们承认自己根本不如女人。

因此,卫蓝决定去念警校。

协警虽然也能转行当警察,但警校生一毕业就是警员,起点高,升职有优势,既然有得选,卫蓝当然选择读警校。

正当卫蓝翻看联邦各大警校的招生简章时,敲门声响起。

这次剿灭山海,红水公司得益颇多,难不成谢顶送礼来了?

怀着期待,卫蓝打开门。

门外站得是牧零。

脸上的笑容顿时拉下来,卫蓝皱眉问:“有事吗?”

问完她才想起来,自己早上被这人的电话吵醒,把他挂了。

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卫蓝警惕地看着牧零。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卫蓝怎么也没想到。

“送你。”牧零递过来一个密封保鲜盒。

卫蓝: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来送礼?哦,是为了感谢那次“特殊”照顾吧。

明白过来,卫蓝放心地接下密封保鲜盒,打开。

一股熟悉的酸味飘出来,保鲜盒里装得黄面团,正是卫蓝苦寻却不得的酵母。

她的酵母为什么会在牧零手上?证物室不是说丢了吗?难道

忍着怒意,卫蓝沉声问:“是你拿的?”

没有窗户的楼梯间很暗,牧零看不清卫蓝的表情。但是相较于早上被挂电话,他认为卫蓝肯开门,意味着他成功踏出了追求的第一步。

“是的,我知道你很喜欢这个,就给你送来了。”

听到牧零的话,卫蓝火冒三丈。

混蛋,偷她的东西还敢承认得如此理直气壮,而且明明知道她很喜欢他还拿走。

什么送礼,他分明是来挑战她底线。

卫蓝的拳头硬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