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元帅又被欺负哭 > 第26章 今天又要挨打了

第26章 今天又要挨打了


牧零是被通讯器震醒的。

他小心翼翼看了眼身边闭目熟睡的人, 修长的手探出薄被,在衣服堆里摸找通讯器。

是舰桥传来的通知:“元帅,因天蝎星系封闭管制,我们需要从死亡荒漠边缘迁跃, 一小时后将抵达死亡荒漠, 请您指示。”

牧零看了眼右上角的时间, 距离他进入卫蓝的船舱已经过去了18个小时。

时间过得好快。

牧零合上通讯器,正要起床,腰间忽然多了一只手臂。

力道不重,却让他动弹不得。

低头看了看那只白皙的手臂,以及覆着薄茧的手掌,那么有力,正牢牢地按住他。

一些破碎的画面出现在牧零的脑海,让他耳朵有点烧。

“去哪?”

慵懒的嗓音并没有多少睡意,显然,牧零查看通讯器的小动作没有逃过卫蓝。

“我”

刚要回答,牧零忽然哑声, 她、她在

手感像是沾了晨露的玫瑰花瓣, 卫蓝很满意。

“还有时间对吗”

“别”

硬是把人扯回被子里, 卫蓝翻身而上, 含糊的尾音消失在空气里。

“乖, 听话”

星舰正在逐渐驶入被称为“死亡荒漠”的碎石带,大量星体碎片时不时滑过舷窗, 像一颗颗陨落的流星,闪烁着七彩的光芒,照亮一室旖旎。

走廊上的广播在提醒乘客注意固定位置,暂时不要移动。门内的乘客却不听话, 吱嘎吱嘎响个不停。

在一阵长长的滑行后,星舰终于到达碎石带边缘,慢慢停下来。

与此同时,某个船舱内传出低低的泣声,以及求饶般的呢喃“蓝”。

通讯器又开始响,门外也有了喧嚣声。

“他、他们在找我。”牧零艰难地道。

卫蓝捉住牧零的手腕按在头顶,低头吻去他眼角的泪珠,她真喜欢他这副眼眶红红,顺从中带点别扭的样子。

“我得去舰桥了。”

牧零的嗓子又干又涩,瞥见卫蓝餍足的神色,他故意别开脸,盯着床头的智能时钟。

“嗯。”

卫蓝应了一声,放开牧零的手。

压抑着心头的怅然若失,牧零起身,背对卫蓝默默地穿戴。

只是嗯吗?难道她没有什么要说的?十八个小时就换来一声“嗯”?衣服都不替他穿一下。

莫名委屈,牧零扣纽扣的动作又狠又凶,仿佛和纽扣有仇。

“牧零。”卫蓝一只手支着头,另外一只手隔空描绘牧零的背影。

耳朵竖得高高的,牧零学着卫蓝先前的语气,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你很好。”

“嗯。”

“我们试试怎么样?”

试什么?她不是都试过了吗?从里到外的都试了。

不是说了很好吗,再之前也说了很好。里面,后面,前面,上面,下面,她都说很好。

明明满意得不得了,还说试?拿他当什么了?

刚恢复的眼眶又开始泛红,只不过这次是被气的,牧零闷闷地问:“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哪里不满意说啊,他又不是不能改。

注意力被一块血渍吸引,卫蓝没察觉到牧零的不开心,径直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当然是试着永远在一起。”

原来是这个意思。心头的郁气一扫而空,牧零背对卫蓝,眉眼弯弯。

永远在一起,他可记下了,不许反悔。

按着血渍,卫蓝冲着一动不动的牧零说:“我会对你负责的。”

只是负责吗?爱呢?

“我又没事,要你负什么责。”

说完,牧零快步离开。

如果他的步子不开得那么大,或许这话会更有说服力。

卫蓝勾唇。

啧,男人。

准确的说,是她的男人。

“全体注意,舰长来到舰桥。”

举手敬礼,白志抬头看到牧零,吓了一跳。

这、这个满面春风的人是谁?天哪,是他家元帅,瞅瞅这眉眼,简直跟桃花染过似的。

联想到牧零消失了快一天一夜,白志瞪大眼睛。

不会吧,元帅又去见那个女生了?他还以为过了这么久,元帅已经放弃了。

不着痕迹地按了按腰椎,牧零慢慢坐到指挥椅上,适应了一下坐感,随后有条不紊地指挥众人准备迁跃。

就在即将迁跃的时候,雷达忽然感应到入侵者。一艘造型奇怪的小型飞船掠过星舰下方,后方跟着十来艘联邦警署的星舰。

“元帅,联邦警署发来通讯请求。”

“接通。”

投影亮起,一个鹰钩鼻、三角眼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我是联邦警署高级警督吕英,正在追捕逃犯,不管你们是谁,这名逃犯对联邦非常重要,我命令你们立刻协助追捕!”

由于星舰距离较远,通讯有简短时间差,吕英急匆匆说完,这才注意到指挥椅上坐的人是牧零。

他立马换了副语气:“牧元帅,我是说请求你们协助追捕。这是一名伪装成巴纳德人的虫族逃犯,是我们在比邻星发现的奸细,不能让它逃进碎石带啊。”

一听逃犯是虫族奸细,原本面色不满的众人立马换了副表情,咬牙启齿,同仇敌忾。

虫族生性残暴,一切行动都以侵略和扩张为目的,擅长生物同化和变异,最喜欢将银河其他种族感染成它们的杀戮机器。

自数百年前虫族从河外星系进入银河系之后,便不断灭绝各个星系,联邦与虫族苦战百年,才将其拦在外缘旋臂,没想到它们竟然还搞起了谍战,绝不能让这个奸细跑了,否则会感染出更多的奸细。

顾不上跟吕英计较,牧零立刻下令追击。

船舱里,卫蓝正在跟系统沟通,死活要把昨晚一系列事件算成她“欺负”牧零,系统差点气哭。

要脸吗?它昨晚从头到尾没敢睁眼,她居然好意思讲出来!

虽然那种奇怪的方式的确能收集到能量,可是绝对不能算任务吧!

做个人吧主人!

星舰突然加速,卫蓝顿时警觉。

她记得先前在牧零的通讯器上看到,星舰准备在死亡沙漠边缘迁跃,过了这么久不但没迁跃,还突然加速,明显不正常。

难道牧零要进入死亡荒漠?为什么?

前世被迫躲进过死亡荒漠一次,卫蓝知道碎石带里不仅是地形复杂,更重要的是里面有大型磁暴场,会让所有电子设备失灵,机甲和小型飞船进去可能有活路,像这种大型星舰进去纯粹是送死。

不行,她得去阻止牧零。卫蓝停下胡扯,穿戴整齐后拉开舱门往舰桥跑。

路过南明、庄高等人的船舱,卫蓝来不及解释,以前所未有的严厉口气他们呆在船舱别出来。

如果真得出事,每个船舱就是一艘逃生舰。

看着卫蓝跑远的身影,南明犹豫了好一会儿,没敢追上去。

舰桥,十几支鱼雷下去,逃犯的飞船尾部着火,一头扎进碎石带。

“报告情况。”

“元帅,飞船上仍有生命迹象,前方有大量磁暴场,我们不能再前进了。”

船上有很多警校师生,牧零当然不会拿他们的生命开玩笑,可是就这么放走虫族,他实在不甘心。

自从十年前父亲在和虫族战斗中失控,随后被认定死亡的那一天,牧零就发誓,此生见虫族必取其性命,以慰父母在天英灵。

“吕英那边怎么说?”

“半刻钟前,他们已经停止追击了。”

虽然同样不甘心,但白志还是建议道:“元帅,放弃吧,追不到的。”

“而且碎石带里危险重重,那只虫族奸细不一定能活下来。”

听到白志的话,牧零反而下定了决心。

“虫族生命力极其顽强,如果我们都不追,它一定能想办法活下去,祸害更多的人。”

“那我们怎么办?”白志实在想不出办法。

“我去追!”

不顾白志的阻拦,牧零毅然开启零跃号。

晚到一步,卫蓝透过舰桥的窗户眼睁睁看着零跃号独自进入了碎石带。

这个鲁莽的傻瓜!他不是会成为叛徒吗?这么拼命干什么?

难道就是这次追击导致他被虫族感染的?

不行,她还没欺负够呢。

跑上舰桥,卫蓝揪住白志:“给我一台机甲!”

什么?白志反应过来,意识到卫蓝要机甲的意思是她要去追牧零。

一个两个都赶着要去送死,这算怎么回事!

“我、我”白志不知道该不该给。

如果元帅在,一定不让他给,可是如果元帅真得要出事,会希望见卫蓝一面吧。

“别废话,给我一台机甲,我保证把牧零带回来。”

听卫蓝这么说,白志一咬牙,将舰上最新款的军用机甲调到舰桥给卫蓝。

“一定要救回元帅啊!”

在白志不抱希望的大吼中,卫蓝驾驶机甲从星舰的甲板上一跃而起,投入碎石带。

一进入碎石带,光线明显暗了下来,如果说碎石带外是恒星照耀的晴天,那么碎石带里则是幽暗无光的深夜。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杂乱的行星碎片间却时不时亮起蓝紫色的光芒,这便是磁暴场。

频繁的磁暴让机甲的雷达、导航系统全部失灵,就连动力系统也不停熄火,要不是卫蓝的手动操作够强悍,努力避开碎石,只怕机甲早被撞碎了。

即便卫蓝的操作让机甲移动流畅如同幻影,可是每平方就有数百块之多的碎石片仍然让机甲的防护罩消耗殆尽,各种材质的碎片或撞或擦过机甲,摩擦的热量和粒子流让这台崭新的新型军用机甲在不到十分钟内伤痕累累。

“牧零!牧零!”卫蓝一边在碎石带里规避着碎片缓慢前进,一边打开扩音大喊。

“混蛋!给我滚回来!你要是敢出事我杀了你!”

他要是被虫族感染,她第一个剁了他!卫蓝杀气腾腾地想。

此时,就在卫蓝前方三公里,零跃号砸碎了虫族飞船的挡风窗,将里面正在异变的虫族奸细拖出来。

借着周围的磁暴和碎石,狂暴的零跃号将虫族碾个粉碎,保证连一点感染性和复活的可能都没有。

之后,彻底力竭的零跃号缓缓倒下去。

驾驶舱里,牧零浑身鲜血,失控的痛苦让他想要毁灭一切,可是他知道自己做不到了,他只能不由自主地捶打周围的金属零件,等待死亡的降临。

这一刻,牧零最后悔得居然不是没能杀光所有虫族。如果早知道死来得这么快,他昨天一定更主动一点。

或者更早的时候,在那个雨夜的暗巷里,就不该掩饰自己的快乐,更主动一点。

若是有机会,他要让卫蓝知道,他真得好喜欢她对他做得一切。

“砰”碎石砸在零跃号身上,机甲的能量罩没了,透过外视镜,一枚直径和机甲一样大的行星碎片砸过来,牧零血淋淋的嘴角扬了起来,没有血色的薄唇微动,依稀可以辨出一个“蓝”字。

他开始幻听,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他的名字。

“牧零?!!!啊啊啊混蛋我杀了你!”

牧零知道自己还在笑,可他控制不住,他的眼前开始出现幻觉,居然看到一架机甲撞飞了那块碎石,随后零跃号被这架机甲拽起来。

直到对方放出牵引绳,把两架机甲绑在一块,随后对方的驾驶舱和零跃号对接,一个人影钻过来,“啪”地给了他一巴掌,牧零才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幻觉。

是卫蓝,她冒着生命危险来找他了。

无数种情绪涌上心头,牧零掰断了操纵杆,忍着浑身撕裂般的剧痛中又哭又笑:

“蓝,呜,我好痛。”

“转过去!”

卫蓝怒气冲冲地把人按在金属壁上,在他不自觉的挣扎中,她用嘶吼到哑的声音咬牙切齿:“你被虫族感染了没?”

“我没有。”

金属硌得身上更疼了,牧零想抱卫蓝,她却不让他如愿。

“我看看。”

“撕拉”衣服后面破了大口子。

检查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阿江误我!

感谢在2021-08-18 00:06:57~2021-08-18 23:13: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啦啦啦、染yunn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啦啦啦 30瓶;littlelight 10瓶;48574090 6瓶;清娴月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