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元帅又被欺负哭 > 第27章 今天又被打哭了

第27章 今天又被打哭了


第二十七章

借着摩擦的微弱亮光, 卫蓝看清牧零的后背没有感染的黑线,松了口气。

气归气,但她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压住了失控的精神力,然后不理会牧零的挽留, 径直回到自己的机甲。

牧零也想过去, 可是卫蓝关闭了驾驶舱。

昏暗的碎石带里, 零跃号可怜兮兮地抓着牵引绳,生怕被抛弃一样跟着卫蓝的机甲旋转、躲避、腾跃。

尽管找到了人,可来时的路已经被行星碎片填满,再加上没有导航,卫蓝只能凭着直觉在碎石带里穿行。

眼看能量即将耗尽,卫蓝不得不叫出系统,问它有没有办法。

或许是周围的环境实在太压抑,系统的声音异常低沉,向卫蓝索要一点能量后,给了她一张地图。

这个看起来弱了吧唧的系统居然有死亡荒漠的地图?按捺下好奇心,借着地图, 卫蓝成功穿过碎石带。

只是她没想到穿过碎石带之后, 映入眼帘的不是联邦舰队, 而是一颗星球。

原来地图指引的终点并不是死亡荒漠的出口, 而是死亡荒漠的中心, 一颗椭圆形的、闪着橙色光芒的行星。

能量告急,卫蓝果断作出决定, 在这颗行星迫降。

行星的大气层极其稀薄,不至于引起太大的摩擦,大约十分钟后,卫蓝的机甲和零跃号成功降落在行星表面。

降落地是个平原, 从驾驶舱向外望去,一望无际的大地覆盖着厚厚的冰雪,那些在碎石带间闪烁的火光经由地面的雪原映射出来,让这颗荒芜的星球呈现出独特而漂亮的橙红色。

机甲的大部分系统都失灵了,好在环境探测系统还在运转,没一会儿就把星球数据给测了出来。

这是某颗行星爆炸后残余的行星核形态低等星球,外面温度是零下三百度,含氧量极低,水中只有杂质,没有营养物质,除去一些原始而顽强的单细胞生物再无其他生命存在。

简而言之,这是一颗没有食物、没有饮用水、几乎没有氧气的荒芜星。

探测系统开始闪烁,能量即将耗尽,最后一点能量卫蓝用来和零跃号相连。

荒芜星的雪地里,两架机甲面对面贴在一起,胸前的驾驶室紧紧连在一起,形成一个封闭的小过道。

过道这头,卫蓝双手抱臂,神情冰冷。

过道那头,牧零手指扭在一起,目光闪烁。

将荒星的情况简短说了下,卫蓝问牧零:“满意了吗?”

“为了虫族死在这里,你可真能干。”

卫蓝的话有歧义,但她是特意这么说得。

虽然牧零杀了那个虫族奸细,也没有被感染,但是卫蓝一直没忘记他将来会成为叛徒。

所以她故意说牧零是为了虫族,想看看他怎么回应。

显然,牧零听懂了。他的眉拧在一起,比扭在一起的手指更拧巴。

“为了虫族?”太生气,牧零没崩住情绪:“就因为那些恶心的虫子,我父亲消失在战场上没能回来,母亲心碎而死,那些该死的虫族我见一只灭一只。”

“我不是为了虫族,是为了我父亲!”

牧零的愤怒不似作假,卫蓝心中更加疑惑。

抬眼看见牧零气得头顶快冒烟,她不禁有些心虚,开始转移话题。

“咳,是我说得不准确,不过你说你父亲消失在战场上是怎么回事?”

卫蓝给了台阶,牧零也就顺着下了,他告诉卫蓝零跃号的来历,以及他父亲在前线失踪后被报死亡的事。

先失踪再报的死亡,卫蓝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没容她深想,零跃号那边忽然传来声响,卫蓝抬头一看,牧零居然倒了下去。

怎么回事?刚才还活蹦乱跳的。顾不上多想,卫蓝赶紧穿过小过道,来到零跃号。

谁知她刚进驾驶舱,脚踝就被抓住。

嗯?这家伙装晕?卫蓝想踹人,一低头却看见牧零双眼紧闭,面色潮红,只有手死死抓着她。

没见过晕倒还这么不老实的,卫蓝无语。

她不知道,牧零不是晕过去了,而是精神力耗竭导致他的身体大部分功能罢工了。

可是他又怕卫蓝真得不想再搭理他,所以硬是挪动手指,非要抓她的脚。

原本卫蓝想把牧零扶起来,可是脚在人家手里,他起来她说定就得倒,想来想去,卫蓝灵机一动。

她把鞋脱了,让牧零抓着。

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卫蓝在不到一平方的驾驶室翻找起来,想看看零跃号上有没有医疗设备。

到处找东西的她没有发现,倒地不起的牧零眼角悄悄滑落了一颗泪珠。

尽管失去了大部分知觉,可是触觉还在,没有脚的鞋空落落的,牧零委屈。

找了一圈,卫蓝没有找到医疗设备,倒是在机甲某个隐秘的存储器里发现了一张全家福。

保存完好的生动画面上,一个大约五六岁的漂亮小男孩正在生日蜡烛前虔诚许愿,他旁边站着一个穿军服的高大男人和一个红裙艳艳笑颜明媚的女人,两人相视而笑,一看就是幸福的一家。

画面转动,小男孩睁开眼睛,男人问他许了什么愿,小男孩黑色的眸子弯弯,声音有些奶气:“阿零想要爸爸妈妈长命百岁,永远开心。”

存储器里有很多一家三口的生活记录,直到最后一条。

十五岁的男孩瘦得像风一吹就会没了,他孤零零地坐在家门口前的石阶上。十来个神情悲戚的军人走到他面前,为首的两人手里都捧着黑色的盒子。

其中一个人对男孩说:“阿零,你妈妈没救回来,你爸爸也过了救援时间,上面决定把他们的葬礼一起办了。”

一直到画面结束,眼神空洞的牧零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呆呆地看着两个黑色的空盒子。

他不明白,那么大的爸爸和妈妈,为什么变成了这么小、这么小的盒子。

心硬如卫蓝也不忍看,她关了存储器,转头看向牧零。

空间狭小,晕过去的他只能蜷着身体,黑色军服破破烂烂,盖不住一身的伤,面色苍白,嘴角血迹俨然,修长的手指抓着一只脏鞋子。

看起来非常可怜。

没有医疗设备、没有药物、没有水,甚至不知道能否等来联邦的救援,卫蓝挠头,怎么办?

意识里,系统打起精神建议道:“你可以在我这里兑换各种知识手册,学会了之后,你就能从荒星找能源修机甲了。”

“行,我换。”

“你需要《能源开采大全》和《机甲紧急维修》,但是目前我的能量不足以启用这两本书。”

卫蓝明白了,系统的意思是让她欺负一下牧零。

也不知道这破系统和牧零什么仇什么怨,人家都这样了,它还不忘记嘱咐她搞他。

“你最好闭上眼。”卫蓝叹气。

等系统没了动静,卫蓝没有先干,而是从军用机甲里掰下一个看起来没什么用的铁片,凹成金属盆。

接着她想办法从外面弄了些雪进来,再将雪弄成水,过滤掉杂质,得到了一盆干净的水。

牧零坏掉的衣服刚好用来做毛巾,卫蓝沾着水,清洗牧零的伤口。

身上逐渐清爽,有洁癖的牧零心中感动不已。

卫蓝从来没有说过喜欢他,即便是在快乐的巅峰,她也从没说过,就连在一起,她也是用尝试的口吻。

可是牧零知道,她只是表面看起来冷冷的、坏坏的,骨子里是个温柔的好人,总是用行动代替语言。

比如不顾危险来救他,比如担心他受伤不舒服,想尽办法让他好受一点。

等等。

牧零的感动忽然一滞,熟悉的触感告诉他,卫蓝正在

天哪,他现在看上去应该是晕着的吧,她应该不知道他有一点知觉吧。

为什么这个时候要这样呢。

没等牧零想明白,嘴就被打开。

好甜,好多,来不及吃。

一个被掐住了,另一个也被掐住了,刺痛让牧零的知觉又恢复了些许,他能感觉到卫蓝的力道不小,让他有种想出声的冲动。

可是最终他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不过冰冷的身体逐渐热乎起来,更多的感官在恢复。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不同于雨巷里毫无经验的摸索,也不同于在星盗飞船里不情不愿的帮助,更不同于昨日在船舱里的顺从和第一次的无措。

今天是一种全新的感觉。

明明失去了所有主动权,除了本能,哪哪儿都不能支配,自己完全是被动的,却让牧零莫名觉得安心。

把自己全然地交出去,每一寸都被妥协地揉捏,像一件独一无二的珍品一样,从里到外被人细心地擦拭、探索、把玩,直到遍布印记,染上她的气息,彻彻底底被拥有。

流浪的身体有了归属,漂泊的心有了归处,被欺负真得很快乐。

快乐得让人想哭。

又一滴泪滑落牧零的眼角,这一次不是因为委屈,是因为满足。

不过正在专注吸吸乐的卫蓝没有注意到。

在碎石带里一番救人折腾,弄得卫蓝挺渴的,但是干净的水都被用来清洁了,没得喝。

可惜了可惜了,光看不能喝。

不过听说最近首都星的科学家研发出一种新技术,可以让男人承担怀孕的职责,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驾驶舱的地方实在小,卫蓝搞了一会儿,觉得影响发挥,摆成爬柜,开始从后面攀登。

双腿搭成三角形,双手一前一后。

盯着那两块漂亮的蝴蝶骨,卫蓝忽然低下头咬住牧零的肩膀,在泛红的耳后低语:

“晕了还这么烧。”

“弄死你。”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震惊):不是说男妈妈只是象征意义吗?怎么要动真格?

女主(微笑):我没意见,只要可以喝。

作者(弱弱地说):那听听读者老爷们的意见吧。

感谢在2021-08-18 23:13:07~2021-08-20 01:19: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4029796、楼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依灵 6瓶;汐儿 5瓶;清娴月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