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元帅又被欺负哭 > 第40章 番外一兔耳少年

第40章 番外一兔耳少年


靠, 她眼花了吗?一对又白又长的兔耳朵。

因为紧张,两只毛茸茸的兔耳居然一抖一抖,该死的可爱。

使劲揉了揉眼睛,卫蓝勉强移开目光, 看向转校生的脸。

肌肤白嫩, 黑发厚重, 露出一双怯生生的眸子,没什么血色的唇紧紧抿着。

明明比老师还高,连朴素校服都遮不住高挑身段,可他整个人充满不安,双手绞在一起,恨不得缩成一团。

和蔼的班主任看出了新学生的胆怯,加快了介绍的语速。

“虽然身有残疾,但牧零同学成绩优异,获得过无数竞赛金奖,是校长特意从其他学校挖来的尖子生,大家要多多向他学习。”

“牧零同学, 你就坐”班主任本想指卫蓝身边的空位, 对上少女因为睡眠不足格外凶狠的目光后, 他改口道:“你等一下, 我让人去搬一套新桌椅。”

就在这时, 卫蓝站起来:“姜老师,这里有空位置。”

不等姜老师说话, 卫蓝笑眯眯看向牧零:“欢迎新同学,来,坐吧。”

模样亲切,语气和善, 班上几十号学生差点惊掉下巴。

若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们也不相信卫蓝竟然笑得像邻家小姐姐,温和善良又无害。

卫蓝是谁,她是横行星高的头号恶霸,入学第一天就把上一任校霸,练柔道的高三学长打得跪地求饶。

而且她家全是警察,那些被打的人连报警都不敢,足可见她的背景。

同学两年,别说笑脸,卫蓝连正眼都没看过他们一眼。

现在却对着转学生微笑。

难怪全班同学,连班主任姜老师都惊呆了。

在场唯一不知道卫蓝恶名的是牧零,他小心地看了眼老师,见他不说话像是默认,牧零抓着书包带子,走到空位置坐下,小声地向卫蓝道谢。

少年的声音和他的眼神一样,羞涩纯净,卫蓝的笑意深了几分,大咧咧地摆手。

“不客气不客气,我这个人最喜欢帮助同学了。”

覆着薄茧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擦过少年的兔耳朵,将将平静下来的兔耳朵又敏感地抖三抖。

好、好痒。第一天露出耳朵上学的牧零压住慌张的心绪,安慰自己:人家只是不小心碰到了,不要怕。

医生说他的基因变异是天生的,是正常现象,妈妈说只有克服恐惧的心理,才允许他回家。

为了能回家,牧零忍住逃走的冲动,悄悄往旁边挪了一点。

他故作勇敢的样子悉数落在卫蓝眼里,后者眼里的兴味更浓了。

八岁那年,卫蓝掉进河里,一个路过的男孩救了她。溺水的她没能看清男孩的模样,只记得他有一双与众不同的耳朵。

一对兔耳朵。

找了这么多年没找到的救命恩人终于出现了,卫蓝打定主意,要好好“报答”牧零。

不知情的小白兔自己把自己送到恶狼身边,见状,姜老师叹了口气,没再提搬新桌椅。

先这样,万一有不对劲再换吧。

其实姜老师也不敢惹卫蓝,他们班原先的数学老师就是批评卫蓝之后莫名被辞掉了,姜老师不想跟自己的饭碗过不去。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卫蓝对牧零不同寻常的好。

带早餐、送零食、奶茶汽水小点心天天不重样。但凡嘲笑牧零耳朵的人,还没笑完就挨一顿胖揍。谁要是说牧零半句坏话,第二天保准肿着脸来学校。

就连想请教牧零题目的人,只要牧零有一点不愿意,小弟们立马好兄弟似地把人连拖带拽拉走。

私底下,卫蓝的一帮小弟都管牧零叫“姐夫”。

只有牧零对此一无所觉。

面对卫蓝的送的奶茶,他红着脸拒绝“谢谢,谢谢,不”

“不用了”三个字还没出口,牧零嘴里被塞进一根吸管,他下意识地吞咽一口,清甜的桃子枝味在舌尖漫开。

是他最喜欢的口味。

“不要嘛?真可惜,只好我自己喝了。”

将湿漉漉的吸管毫不避讳地咬进自己嘴里,卫蓝牢牢盯着牧零不知所措的眼眸,吞奶茶的声音无比响亮。

牧零的脸颊像霞光一样绚烂艳红,兔耳朵抖得像被风摧残的花枝。

这、这样不卫生的。牧零鼓足勇气,可是对上卫蓝深邃的黑眸,满腔的勇气顿时没了。

她的眼神好怪。

牧零觉得卫蓝的眼神像猫科动物,盯得他浑身不自在。他低下头,胡乱拉过一本练习册。

“我我我做题。”

看着红艳艳的兔耳朵,卫蓝扬起唇角。

从此以后,逗弄牧零也成了卫蓝的日常。

“牧零,尝尝新口味的薯片。”

“不”

弯起眼睛,卫蓝笑看咬住她手指,一脸无措的牧零。

“原来你喜欢吃这个。”

扫了眼都去上体育课而空下来只有她和牧零的教室,卫蓝按住牧零的舌头,凑近他的耳朵。

看着疯狂抖动的兔耳朵,卫蓝吹气道:“你咬我我也要咬你,公平吧。”

说完,她叼住一只兔耳朵,像对待娇嫩的花瓣一样轻轻咬着。

战栗从脊背一路传入大脑,牧零急忙捂住自己的嘴,掩住快到嘴边的嘤咛。

不、不要这样,他的耳朵上遍布神经和血管,不可以碰的。

可他不知道卫蓝爱死了这口感,热乎乎,软绵绵,嫩嫩的耳廓像温热的布丁,简直要融化在嘴里。

鼻尖飘过蜜桃味的清香,卫蓝放开牧零的耳朵,头贴着他的脖颈,气喘吁吁地问:“你身上为什么这么香?”

想推又不敢推,牧零快哭了,连连摇头。

什么香味他不知道啊,别过来了,他好热。

就在这时,卫蓝突然抬起头,额头贴着牧零的。

“你生病了。”瞎话随口就来,卫蓝半搂半抱拉起牧零:“跟我去校医室。”

强行将牧零带到校医室,卫蓝一个眼神,值班的校医假装有事离开了。

一只手将牧零按趴在病床上,一只手拿起针筒,晃着装满生理盐水的针筒,卫蓝告诉牧零,他对她的救命之恩。

以及她的爱慕之心。

牧零听得目瞪口呆,待听到卫蓝的表白,他整个人红得像刚出锅的螃蟹。

其、其实他感觉得到,她待他不同。

总是被人当做怪物的他头一次被人视为珍宝,他的心里何尝没有想法呢。

可是想法归想法,他并没有打算跟她发生点什么。

妈妈说过上学的时候应该以学业为重。

就在牧零想要拒绝的时候,卫蓝已经将他的沉默解读为同意。

卫蓝:“阿零不要怕,现在轮到我帮你了。”

兔耳朵猛然僵住,五指抓紧床单,牧零发出一声闷哼。

作者有话要说:  有油感谢在2021-09-19 00:32:46~2021-09-21 01:32: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染yunny、紫云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好修仙 31瓶;42127805 2瓶;非洲小紫可能得到红包、小恐龙、w·vongol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