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乾隆四十八年 > 第八十四章 石卷密约

第八十四章 石卷密约


  远藤守信所有关于如何谈判的考量,都在这场炮击展示后烟消云散。

  别扯那些有的没的了,回到村田屋的商铺后宅里,远藤守信指示稍后前来的石卷奉行,马上、立刻谈判!

  胜山酒造的老板胜山传三被任命为谈判密使,负责明面上与雷神号的接触,远藤守信暗中进行遥控。

  向青叶城送信的人傍晚就被派出,远藤守信除了在信中对雷神号的炮击场面进行了详细说明外,还请求青叶城那边将被收押的片山勘兵卫连夜送到石卷港。

  经过和石卷港奉行的一通讨论,最后决定由村田屋和胜山酒造共同垫付雷神号要求的赔偿款,之后再暗中进行补偿。

  倒了血霉的两个商号老板,哭丧着脸答应了。话说这年月借钱给大名,基本上属于肉包子打狗之列。最后大名还不起钱,赖账的比比皆是。

  最牛(不要脸)的就是最后赏债主一个家臣的职位,就当还帐了。

  因为德川家搞的参勤交代,岛国诸藩的财政都十分紧张,每年收入的70%以上都要花在参勤交代上。仙台藩虽然离江户也就八九天的路程,按说费用应该不高,可架不住每次都要摆谱儿啊。

  于是第二天一早,在得到了远藤守信的明确指示后,胜山传三带着自家酿造的清酒;村田屋老板带着自己的海货,坐着一条五百石的货船,登上了雷神号。

  在两人表明了自己的来意,见到赵新后,先是奉上了礼单;随即便转达了远藤守信的条件:

  赔偿款一万五千两黄金三日内送到;片山勘兵卫已经在送来的路上;粮食换流民的事,具体操办由两位商号老板负责,整个过程仙台藩官吏不能出面,以默许(装着看不见)的方式,由胜山号和村田屋两家派船运送流民到外海登船,并换取稻米或小麦。

  但是,远藤守信提出每一百名流民换三石稻米太少了,希望用十石稻米或小麦来交换。

  赵新听完后,在心里估算了一下。雷神号手续办完出海前的时候,他采购了五千吨的粮食作为通关申报的货物。

  按这个时代的度量换算的话,五千吨就是三万八千石(一石合130公斤)。这么一算的话,他竟然可以获得三十八万人口!

  这就有点吓人了,在仙台藩不出面的情况下,面前的这两个商号老板有这个能力吗?当然了,三十八万没有,能送来十万人也行啊。

  按照现在每家平均三、四口人计算,十万人就是两万五千户家庭,妥妥的从西拉河口一直安排到双城堡。

  话说岛国这边搞十万农民种地,明年再去搞十万山东大汉种地加练兵,这事儿想起来就美得很啊~~

  面对赵新提出的疑问,胜山传三和村田屋老板一致表示,光是仙台藩一地,流民数量就不下十万。现在很多流民都跑到陆奥的海边以捞海藻为生,何况现在天气转暖,下海的人就更多了。

  (在真实的历史上,仙台藩在天明饥馑期间饿死了十四到十五万人,而这还只是官方的统计数字,实际死亡人数要远远超出。)

  赵新反复思考了一下,决定同意对方的条件。毕竟农时不等人,今年无论如何也要在北海镇的北部开垦出五千亩的土地来。

  一想到西拉河两岸那些高大茂密的原始森林,赵新就愈发感到时间紧迫。

  好吧,于是赵新提出,每十天他会来石卷港一次,接送至少三千流民上船。并向两人提出了要求,即单身的不要,只接受有家人子女的流民。

  胜山传三的在听到赵新同意十石大米换人的条件后,内心一动。

  话说现在造酒的生意也难做啊,最要紧的就是大米价格疯涨。

  (酿造清酒的话,以五公斤大米计算,一公斤做曲米,四公斤做饭米,加上适量水的话,最后能出酒9公斤上下。)

  于是,胜山传三就试探着问了一下自己是否可以从赵新这里买一些大米。

  赵新张口就问:“你要多少吨?”

  胜山传三好奇的问道:“请问阁下,这个吨是什么意思?”

  赵新这才反应过来,说道:“这是我们那边的计重规格,一吨大概是7.7石吧。”

  两个老板眼珠一转,暗自计算了一下,犹豫着问道:“请问阁下一吨是多少钱?”

  江户时代的平常时期,一两元文小判金在江户城可以买到大米一石两斗,现在米价暴涨,已经翻了一个翻儿。

  赵新想了想,随即明白了眼前两人的意思。于是笑着说道:“五两金。”

  开玩笑,美国大米运到国内才1400一吨;五两小判金即便都化了提纯黄金,也有34克之多。按照另一时空的黄金买入价格,那就是十倍的利润。傻子才不做呢。

  “咝~~”胜山传三倒吸一口凉气,连忙问道:“请问大米成色如何?”

  “去年的新米。”

  两个商号老板一听这个价格,差点乐晕过去。就算自己不吃,全卖出去,算上各处打点后,也是近一倍的利。

  这两人立刻就跟赵新私下订购了总计两百吨的大米。真不多,总共才一千两而已,毛毛雨啦。

  随后,赵新命胜海舟将双方拟定的协议进行正式的书写,一式两份,由两位商人带给仙台城派来的官员以及石卷港奉行共同签署。

  看着胜山传三一脸为难的样子,赵新笑着保证,这份协议属于密约,双方均不得透露给第三方。否则仙台藩有权反悔。

  但是,如果不签的话......赵新立刻换了一副面孔,冷笑着说道:“你们看着办。”

  于是,在远藤守信拿到协议,凝神苦思了许久之后,最终一声长叹,在协议上签下的自己的名字。

  这要是不同意让对方炮击仙台城的话,本家就全完了。反正自己也活不了几年了,一切罪责就让自己承担吧。

  当日下午,胜山传三就将由远藤守信、石卷港奉行、他本人以及村田屋老板四人共同签署的秘密协定带给了赵新。

  同时,他还将遭受了酷刑折磨的片山勘兵卫送来了。

  赵新翻看之后,随即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这份协定,在本时空的后世被称作《石港密约》。作为江户时代地方大名与外国签订的第一份秘密条约,对后来的幕府统治产生了重大历史影响。

  对以赵新为首的北海镇来说,《石港密约》将其军事侵略岛国的结果确定下来,同时逐步将仙台藩绑上了北海镇的战车。

  随着密约的签署,以大米交易为开端,在之后的十年里,北海镇更进一步的扩大了对岛国的商品倾销和资本输出,将岛国在田沼意次时代因实行重商主义所积累下的大量财富流入了北海镇的腰包。

  而这一切,为北海镇在之后几年中对抗满清的大举进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本书完..............................................................................................................................................不了。)

  几天后,远在江户的伊达家主伊达重村刚刚接到藩内信使传来的第一个消息,可还没等他和手下的家老们商议出个结果,第二个信使便到了。

  伊达重村看完密信上的内容简直目瞪口呆,其他重臣看完后也相顾愕然。

  这就算结束了?本藩死了三百个武士,最后居然双方合作,用流民换粮食?这样说的话,自己还赚了?

  您瞧这怎么话儿说的,早知道还打什么啊。

  伊达重村和几个重臣秘密商议半天,最后决定向幕府禀报此次事情经过。不过对于协议一事只字不提,只说洋夷最终勒索无果,黯然离去。

  伊达重村最后在给仙台藩家老们的密信里写道,谁要是胆敢对外泄露此事,就把他全家送给夷人换大米。

  与此同时,赵新终于带着由胜山传三和村田屋老板运来的三千流民,与之前在松岛町接到的一千多流民,升锚启航。

  这一次,刘胜没有再拉响汽笛。雷神号缓缓的消失在大海上。

  “十天,十天后他们还要来。”站在码头上的石卷港奉行说道。远藤守信大人已经回青叶城了,这里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手里,可以愉快的捞钱了。

  “大人您放心,现在汇聚到本藩的流民至少十几万人,就算本藩的不够,白河藩那里还有好多呢。咱们这生意做的实在轻松。”胜山传三在一旁劝慰着。

  是啊,有米有粮,心中不慌。奉行大人终于满心舒畅:“走,回去喝酒。”

  两天后,北海镇。

  正在码头边打捞海藻的流民,看到远处海面上的缓缓驶来的大船,兴奋的将手中的袋子一扔,也顾不上那些海藻了,一路小跑着回到了营地。

  “回来了!大人回来了!”

  蹩脚的普通话让洪涛没听明白,他正要再问,就听到从大海上传来的汽笛声。

  这一下,整个营地顿时沸腾了,所有人都开始紧张的忙碌起来。

  大厨房那边,利吉的老婆志乃和万造的老婆招呼着一群女人,开始淘米,准备煮粥。

  陈青松则带着万造、茂助等人,再次检查隔离营区的通道是否牢固。

  吴思宇和丁国峰带着潘秀成等人,将十几个正准备外出伐木的清军俘虏又押回了帐篷,并由瑟尔丹等人负责看管。

  之后,吴思宇又带着平太、久藏、额鲁等几十个人去了码头,准备在流民下船时维持秩序。

  “快!全体准备,赵新回来了!”洪涛正要去叫刘思婷等人准备,就见刘思婷带着十几个岛国妇女们从帐篷里出来了。

  这些妇女或是去叫人,或是回到自己的帐篷里更换衣服。洪涛和刘思婷也找了件用白布粗粗缝制的大褂穿在了身上。

  对于这种跟麻袋片似的,腰间还有根带子的白布大褂,刘大主任一直十分嫌弃的称之为“丧服”。说这哪是医生穿的啊!

  洪涛则安慰她先凑合一阵儿吧。想买件医生制服还不简单,等赵新回来让他去买一百件,咱俩穿一件耍一件。

  很快,三十多个妇女都穿着简易白大褂列队站好,阿妙也穿着一件站到了最前面。只不过这大褂穿在阿妙身上,跟套着个麻袋似的,晃里晃荡。

  刘思婷马上大声说道:“按照咱们这些天演练的,马上开始准备。一小时后就要下船登岸了!”

  阿妙听完后,又大声的用岛国话重复了一遍。

  女人们听完之后,齐声喊了一声“是”。然后就拿着剪子、刷子、装在水桶里的身份号码牌,急急忙忙的前往各自的位置进行准备。

  此时,营地里除了老人和孩子,所有人都开始各就各位,准备迎接新居民的到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