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乾隆四十八年 > 第八十五章 人手不够啊

第八十五章 人手不够啊


  一个小时后,随着雷神号放下舷梯,赵新等人登上了码头。

  除了现代众外,岸边等候的三百多人齐齐躬身施礼。赵新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靠前站着的洪涛,于是急忙上前拉着洪涛转身来到刚下了船的片山勘兵卫跟前。

  片山勘兵卫除了一身的外伤,还有内出血的情况。

  两天前,赵新一看到被送上船的片山勘兵卫,马上就找出了一瓶没开封的白药,将保险子给片山勘兵卫服下;而后又做了简单的包扎处理。

  不过赵新在看到片山勘兵卫服药后,脸色依旧苍白,而且一按腹部就明显很疼的样子,他就猜测有内出血的情况。

  对于这个,赵新可就没招了。他只能等船回到北海镇,找洪大夫诊断。

  此刻的片山勘兵卫躺在了一张简易担架上,由两个雷神号的水手抬着。一旁则是神色十分焦虑的多鹤和两个小女儿。

  戴着听诊器的洪大夫稍微检查了一下,随即肯定了赵新的说法,片山勘兵卫的确有内出血。需要马上进行治疗。

  好在目前营地内没人住的帐篷还有不少,于是赵新让水手赶快将片山抬道营地里进行安置,并嘱咐洪大夫务必要治好片山勘兵卫。

  过了十几分钟,洪涛匆匆赶来,赵新连忙让他给片山勘兵卫进行初步诊断和治疗。对于这个曾经的松岛町奉行所的同心,赵新决定在其康复后,给他安排一个最适合的职位。

  这是,刘胜和王远方等人也都下了船,邓飞和赵亮则去了雷神号上的轮机舱检查设备情况。

  很快,甲板上方开始露出了一个个的脑袋,这些就是新来的流民了。

  随着雷神号上水手的高声催促,这些人背着孩子,牵着自己的老婆,开始排队下船。

  岸上的众人看着这些走在栈桥上的新流民们,感觉就如同看到了几个月前的自己;很多人都禁不住的回想这几个月来的种种经历,不由感慨良多。

  羸弱的流民们一边朝前走着,一边不住的打量着岸上那些身材健壮,一头短发,面色红润,穿着深蓝色棉衣的人们,眼中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在船上的这两天里,他们被告知将要去的那个地方,有很多跟自己一样的人。

  “我说,你们一家从哪儿来的?”岸边,一个围观的中年镇民突然对流民中一个背着孩子的男人大声问道。

  “本松的。”

  “我是新馆的!”那中年人说完一指自己身边的两人:“他是仓内的,这个是津田的。别怕,这里的老爷对人可好了。你瞧.....”那中年人一指自己身上的衣服,继续说道:“吃的饱穿得暖,住的地方也暖和。老爷以后还会给咱们分地呢。”

  “你是三户藩的?”围观的镇民里,一个老人冲着那个来自本松的流民问道。“你们那里怎么样了?”

  “逃出来前,村子里都死的差不多了。大路旁的水沟里都是死人。”那流民听着熟悉的乡音,原本表情麻木的脸上有了一丝生气,眼睛也开始泛红。

  老人安慰道:“别难过了,都过去了。要不是赵大人,我们都活不过去年的冬天。”

  本松来的流民身后的女人突然怯怯的问道:“老爷真给我们分田?”

  女人的话引起了队伍里所有的人的注意,都看向了围观的人。

  队伍里有人突然问道:“老爷们要多少年贡?”

  最先开始说话的中年人洋洋得意的说道:“头五年不交年贡,第六年开始一公九民。”

  “啥?!”流民队伍里立刻就炸了锅。

  这天下还有不要年贡的老爷?!而且五年以后才“一公九民”?

  “你那我们寻开心呢吧?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很多流民根本不信。

  “混蛋!你们竟敢怀疑我家大人。”

  “就是,你们也不想想,都穷成这样了,我家大人图你们什么?”

  听了这话,那个来自本松的流民看着身后一样是破衣烂衫的妻子,不禁陷入了沉默。

  “都来这边。走这边。嘿,那一家子,你们往哪走呢?赶紧过来!”一个北海镇居民拿着一个电喇叭,开始招呼下船的流民进入用木桩搭建的两条通道。

  衣衫褴褛的流民们,看到眼前两个宽度不过一米五的狭长通道,纷纷露出了迟疑的神色,都停在了入口处。

  有些人则好奇的看着两个通道的入口位置的上方分别挂着的两个大木牌子。

  走到近处的赵新几人,瞪大眼睛看向了木牌子上画着的图案。

  “我去!怎么还画了个高跟鞋和烟斗?写个‘男女’不就得了。”

  一旁的陈青松讪笑着说道:“这是刘思婷的杰作。”

  这时,四五个女人走了过来,站在通道前木牌的侧下方,举着个电喇叭高喊道:“女的和小孩子都从左边进去,男的从右边进去。前面有热腾腾的粥和饭团子,还有住的地方。”

  “你出来!女人走左边听见没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妇女走进流民队伍,将一个扯着丈夫衣服的女人给拎了过来。

  “我男人......”

  “你男人丢不了!快走。”另一个穿白大褂的女人,轻轻推了一把,那个流民女人便进了左边通道。

  “都快点走!别磨蹭,到晚了没有饭吃!”

  赵新几人看了会,刘胜突然说道:“我怎么觉得跟电影里演的**集中营差不多啊。”

  赵新恍然大悟:“我说呢,看着就觉得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看到过。”

  说完,他又对一旁的吴思宇问道:“这通道多长?”

  “六十米。”

  “啊?修这么长干嘛?”刘胜好奇的问道。

  吴思宇解释道:“从这里进去二十米后,里面每走二十米就有一个空地,刘思婷带着一帮女人,分成三组。有消毒的,理发的,有发衣服的。”

  赵新拍了拍陈青松的肩膀,赞许道:“行,真不赖!”

  丁国峰在一旁道:“好家伙,你可不知道。老陈为了建这个隔离区,营地里所有能动的人全拉来了。晚上开着照明灯,大家差不多是连轴儿转,昨天才全部建完。”

  赵新笑着说道:“那可得好好补补了。正好,这次仙台藩的商人送了咱们上百斤的鱼翅和干鲍,我晚上就让人给泡上两斤,过几天就能吃了。”

  吴思宇问道:“赵总,你们这次战果怎么样?”

  赵新微笑不语,一旁的刘胜说道:“不过瘾。打了一箱子弹,开了五炮。”

  “你这个战争贩子。三百武士你还敢说不过瘾?”王远方笑骂。

  “什么?!你们居然干掉了三百个鬼子!”丁国峰和吴思宇惊叫道。

  王远方指着刘胜说道:“他一个人干掉一百多,我和赵总是瞎猫碰死耗子,一炮干掉了另一半。”

  丁国峰看着刘胜半晌,突然大喊道:“下次我也要去。”

  “你们几个还有心思聊天!我这都要忙死了,赶紧都过来帮忙!”突然出现的刘思婷,举着电喇叭高声呵斥着二十米外的聊的正高兴的几个男人。

  赵新没有动,他看着长长的流民队伍,仔细想了想,便叫住了正要离开的刘思婷。

  “首先我得向你道歉,之前我把事情想简单了。”

  刘思婷看着赵新:“你什么意思?”

  赵新耐心解释道:“你看,这次我们带回来四千多人,要是按之前商量的办法,我估计明天也弄不完。而且时间一久,很多人吃不上饭就会引发骚动。”

  “那......”刘思婷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流民队伍,心里也感到发毛。

  赵新想了想,他决定还是要开个会,把各个负责人全找过来一起说下。

  三十分钟后,赵新对参加会议的一众人等说明了情况,并下达了命令。

  首先就是停止检疫,但所有流民还是按男女分开进入两个隔离区住下。按照每个帐篷住20个人的来算,之前已经搭设的五百顶帐篷看来是够了。

  其次就是保证大厨房的供应,让所有人今天都能吃上饭。话说在雷神号上的这几天里,流民们天天就是喝粥。有一些先期上船的妇女一直在帮忙干这个事,所以大厨房那边也要把这些人安排一下,帮着干活。

  对于兽医刘铮提出的把大米和炊具交给流民自己做饭的想法,赵新表示这个方法肯定会出大问题。

  他对刘铮解释道,你把分配食物的权利交给这些人,那么中间势必会产生几个恶霸似的人物。

  这些人都是曾经挣扎在死亡线上的饥民。当这些人掌握了粮食的分配权,就一定会让自己多吃点,吃好点。这样一来,新来的流民内部就要形成对立。

  这些恶霸到时候你怎么处理?辛辛苦苦的把他们带过来,难道最后都枪毙吗?所以在食物的分配权上,一定不能由他们掌握,必须控制在我们的手里。

  第三,从明天开始,由胜海舟等人带着护卫,分成两组陪同刘思婷和洪涛,分别进入两个隔离区,一个帐篷一个帐篷的进行检疫。检疫完成后就发给身份牌,凭牌领取衣服等物资。

  第四,鉴于之前从仙台藩的胜山传三那里了解到的情况,目前流民内部还没有大规模的瘟疫产生,所以也不用坚持之前订立的十四天隔离计划,检疫完成就行。

  那些流民家庭里,如果男女双方都完成了检疫,就可以让他们离开隔离区,按家庭进入营地内居住。

  整个检疫过程,安保部六人组、瑟尔丹父子、雅尔哈、恒吉以及鲁寿山和潘秀成均不参与,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保证营地的安全。

  除了少部分身体底子不错的,暂时编进安保部外,其他所有完成检查的流民,交由负责民政的陈青松管理。全都要去参与伐木开垦的工作,不分男女。田地一旦开垦出来,接着就要进行播种。赵新之前买了很多“黑龙江大豆”种子,他要求陈青松力保这些种子能在四月底之前种下去,否则九月就无法收获。

  赵新在会议最后明确表示,等我们消化完这一批的流民,下一次就可以从容应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