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325章 酂侯何,谥文终

第0325章 酂侯何,谥文终


  年关将至,又逢秋收大丰,秋冬之交的长安城,只被一阵欢庆喜悦的氛围所充斥。
  对于关中的百姓而言,过去这一年,是有汉以来第二次,同时也是连续第二年的‘大丰收’!
  虽然今年的丰收, 并没有去年那么令人瞠目结舌,但全关中三石半以上的平均粮产,也足以使得每一个以耕种为生的农民,为过去这一年的劳苦而感到欣慰。
  百姓喜悦于丰收,地方官员以及朝堂,自也是笑的合不拢嘴。
  ——盖因为在农耕社会, 粮产并不只关乎百姓的温饱, 同样也关乎到官员的乌纱帽, 以及政权的财政收入!
  再一次,尤其是连续第二年的大丰收,可谓是让整个关中官场欢呼雀跃起来,几乎每一個有资格被称为‘官’的人,都已经对自己的美好未来充满了憧憬,和无限遐想。
  至于长安朝堂,虽然被先后跳出来的南越赵佗、朝鲜卫满之事恶心了一阵,但最终,也还是‘府库愈发充盈’的现状,重新获得了长安朝堂的大半关注。
  毕竟理想再丰满,也总还是需要面包来支撑;
  再远大的理想,也需要一个吃饱肚子的信徒,迈出有力的步伐,才能最终达成。
  中央财政愈发富裕, 朝堂就能启动很多过去想做, 却因为没钱而无奈搁置的项目。
  如长安城的建造啦~
  关中水利的进一步修缮啦~
  修建当今刘盈的皇陵啦之类。
  就算实在不知道做什么, 也总能给长城周围,那些仍恪尽职守的边防战士们多发点米粮、布匹,让这些英雄吃饱肚子、捂暖身子。
  即便是退一万步来说:府库足够充盈,最最起码,也能保证长安中央,不会再发生‘朝臣半禄’的事了。
  ——前些年,先皇刘邦尚在之时,因异姓诸侯之乱而出现,动辄连续好几年的‘半薪’生涯,可是让这些没有勋爵,全指望俸禄养家糊口的高官,实打实的过了几年苦日子······
  再者,关中连续两年丰收,就连那些地方县道官吏都能捞到政绩,这些个身居庙堂之高的中央官员,自然就更不用提了。
  都不用说别的,就一点,便足以证明关中接连两年的丰收,究竟引发了多大的轰动。
  ——在关中各地郡县上报治下农产,并由相府汇总核算, 又广为人知之后, 长安街头, 甚至出现了‘少府阳城延功当封侯’的舆论!
  盖因为在勤劳朴实的关中百姓看来,过去这两年的丰收,除去‘太祖高皇帝庇佑’‘天神眷顾’等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话因素,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少府阳城延在两年前的冬天,再次疏通了渭北郑国渠。
  而在这些善良的华夏民众认知中,一个能让成千上万的群众,都因为自己做的某件事事而吃饱饭的九卿,完全配得上一个彻侯的显爵。
  ——甚至就连这,都还是长安百姓相对‘理智’的体现!
  起码比起关中某些偏远地区兴起的‘当为少府阳公立庙塑像,四时祭祀’的言论,‘仅仅’只提议给阳城延封侯的长安百姓,无疑是理智了很多······
  对于这则舆论,长安朝堂最开始倒是没当回事,甚至有几个不知死活的蠢货,私下发表了类似‘阳城延也配封侯?’之类的愚蠢言论。
  但在反应过来之后,朝堂舆论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汉十三年,即刘盈元年秋九月庚申(二十七),明明不是常朝日,却有上百功侯元勋、朝臣百官,在天还没亮时就聚集在未央宫外,请求觐见天子刘盈!
  在被刘盈以‘元朔朝议在即,有什么话到时候再说’委婉拒绝后,这些人也并没有立刻散去,而是在未央宫一直待到了正午!
  至于从卯时到午时的这几个时辰里,这些人也不能说啥也没干:每有人从未央宫外的蒿街走过,都能听到这些达官贵人的大声谈论。
  而谈论的内容,正是这些人出现在宫外,请求面见天子刘盈的原因。
  ——少府阳城延,公忠体国,功延万世,理当封侯!
  对于这些人的所发,路过宫外的行人百姓,自然满是认同的连连点头,然后就各自为生活奔忙而走;
  但朝臣百官的这份‘好意’,却是让刘盈实在有些承受不起······
  ——郑国渠,可是刘盈带头修的!
  撇开具体事务,都是由阳城延带少府负责的事实不谈,理论上,阳城延只是‘于旁辅佐刘盈修整郑国渠’!
  而当下,‘辅佐修渠’的阳城延,都已经被长安舆论视作‘应该封侯’,甚至应该封神的人物了!
  辅佐修渠的阳城延都尚且如此,若是刘盈对朝臣百官的彩虹屁不加以阻止,甚至坦然受之,那刘盈又该怎么样?
  在不到十七岁的年纪,就给活着的自己立个庙?
  又或者是以天子的身份,给自己封个‘渠神’之类的神职?
  很显然,那些一开始认为‘阳城延配不上彻侯之爵’,然后又一夜之间转变思路,表示‘阳城延绝对配得上封神’的朝臣百官,就是打定了借机给刘盈捧臭脚的注意。
  但很可惜,刘盈并不很能接受这种过度做作的彩虹屁。
  ——拍马屁,可也是门学问来的!
  怎么把人拍的舒舒服服,又让人看不出自己是在拍马屁,这才是马屁精的最高境界!
  很显然,此番,借着‘阳城延功当封侯’的舆论,想要委婉捧刘盈臭脚的朝臣百官,绝对算不上合格的马屁精。
  起码刘盈就觉得,自己稚嫩的后大腿,被好几百个蒲扇大的巴掌,接力抽了好几百个大逼都······
  见刘盈不愿意承情,朝臣百官也没再勉强,只有事没事嚎两嗓子‘阳城延真是吾辈楷模’,便将此事暂且放下了。
  也正是在所有人都认为,朝臣百官借阳城延之事派刘盈马屁,就是刘盈元年的最后一个大事件时,尚冠里传出的一则消息,让处于岁首年末欢庆氛围中的长安,被一层弄弄的哀痛所笼罩。
  ——汉开国第一侯,当朝太师酂侯萧何,在汉十三年、刘盈元年最后一天的夜晚,再也撑不下去了······
  ·
  “参见陛下······”
  “陛下······”
  在一道道轻微的拜谒声中走入屋内,刘盈只皱眉一摆手,而后抬起头。
  随即映入刘盈眼帘的,便是萧何消瘦到几乎只剩骸骨的面容,正紧闭双眼平躺在榻上。
  这一刻,这位大汉王朝的第一功臣、汉室的第一任丞相,当今刘盈的老太师身上,几乎看不见丝毫往日的风姿。
  干涸皱巴的脸皮,因平躺而稍有下垂;紧闭的双眼下,也不难看出一阵青黑;
  那时有时无,或者说时可闻,时不可闻的微弱呼吸声,更是让本就安静到落针可闻的屋内,再添一分轨迹和绝望。
  看到萧何现在这个模样,刘盈脑海中,涌现出了无数贴切的形容词。
  如风烛残年、苟延残喘,又或是行将就木、油尽灯枯。
  但最终,却只有两个词,留在了刘盈的脑海之中。
  “日薄西山,英雄垂暮······”
  语带哀沉的发出一声轻喃,刘盈便不由自主的走上前,站在了萧何躺着的病榻前。
  刘盈知道,过去几个月,老萧何,吃了不少苦头。
  ——自秋七月第一次病危,引来刘盈亲自上门至今,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光是‘应该撑不过今晚’的诊断,刘盈都听了不下三次!
  至于更委婉的‘该给丞相准备后事了’‘该准备拜曹参为相了’之类的提醒,更是不知有多少次传入刘盈耳中。
  但当这一刻,刘盈亲自站在病榻前,看着萧何那几乎看不出起伏幅度的胸膛,刘盈才终于明白:这一刻,终于还是来了。
  一代名臣,一代名相,一位注将名垂青史的老臣,将在刘盈的亲眼目睹下,为自己辉煌灿烂的一生画上句号。
  而让刘盈感到无所适从,甚至隐隐有些烦躁的,是在习惯了天子身份带给自己‘无所不能’的错觉后,死亡,将刘盈的这个错觉轻松击散······
  “太师如何了?”
  轻声一问,刘盈才反应过来不知何时,自己的语调中,竟再度带上了那不掺杂丝毫虚伪的哽咽。
  而在刘盈身旁,一直留守萧何榻前的老太医闻言,却是悠然发出一声长叹。
  “自秋七月,太师之躯,便已近油尽灯枯。”
  “又七、八月之交,太师更几度病危,便是臣寸步不离于太师身侧,亦束手无策。”
  “然彼时,太师仅以一己之力而转醒,而谓臣曰:尚有故人之托未尽,不敢就此闭目长眠······”
  说话得功夫,老太医脸上也悄然挂上了两行泪,却根本顾上擦拭,便对刘盈稍一拱手。
  “及故人者何,又所托何事,太师未曾言明。”
  “只今,太师已呈天人五衰之相,寿数至多不过夜半子时;恐纵扁鹊再世,亦回天乏术······”
  “若陛下允,臣这便施针以唤,好使太师得稍遗言于陛下·········”
  听闻老太医此言,纵是早有心理准备,刘盈也不由自主的呆愣在原地,默默注视着萧何暮气沉沉的面庞,愣了许久,许久。
  最终,还是一旁的侯世子萧禄上前,面目哀痛的对老太医微微一点头,老太医这才摇头叹息着擦去脸上的泪水,在萧何身旁的榻沿坐了下来。
  从布袋中取出几根银针,对着烛光稍预热片刻,又分别扎在头、颈几处要害大穴,只片刻之后,就听一声悠长的呼气声在病榻上响起。
  “呃············”
  见萧何再次转醒,屋内众人自是面色一急,刘盈也将飞散的思绪拉回眼前,至于一旁的侯世子萧禄,则在眨眼之间泣不成声······
  “陛下······”
  “陛下·········”
  近乎微不可闻的呢喃,让刘盈下意识俯下身,将耳朵贴在了萧何干涸的嘴唇边。
  “陛下······”
  “陛下尚···尚在之时·······”
  “曾托臣···看···看顾家上······”
  “陛···陛下言···家上年···年幼······”
  “若无···无老臣···看顾···恐···为外臣···所欺······”
  轻微到堪比蚊鸣的低语,却似乎是让萧何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只片刻的功夫,额上便已涌上点点汗珠。
  从萧何口中,听到那声久违的‘家上’,刘盈更是眨眼间潸然泪下,却根本不敢直起身,生怕自己某个动作弄出点声响,就会错过萧何的某一句托付。
  “今···家上加···冠···大婚在···即······”
  “臣本···本欲亲···亲睹···家上冠礼······”
  “然今···恐已···不得······”
  “臣······”
  “臣·········”
  短短几句话的功夫,萧何才刚提起的些许精神便再度萎靡了下去,那双面前睁开的双眸,也逐渐有了些再次涣散的趋势。
  见此状况,一旁的老太医根本不敢耽搁,赶忙上前,又是几针扎向那几处稍有不慎,就足以使人一命呜呼的命脉要穴。
  这一次,萧何转醒花费了更长的时间,醒来之后的精神气质,也较刚才更萎靡了些。
  也就是趁着萧何重新转型的功夫,老太医用那生动的目光提醒刘盈:这,是萧何这一生中,最后一次睁开双眼······
  “陛下······”
  “陛下·········”
  又两声轻喃,惹得刘盈赶忙再度俯下身,涕泗横流的聆听起了这位老丞相、老太师最后的遗言。
  “臣···世子禄···不堪···大用······”
  “待臣···入葬···长陵······陛下便···恩允···允世子······”
  “归养···封国······”
  “自···臣···入葬······”
  “凡萧···萧氏···之后······”
  “不得·········”
  “复入···········”
  “长安·················”
  费劲最后那一丝力气,做下这最后的交代,萧何终是彷如释然般,安然闭上了双眼。
  片刻之后,整个尚冠里,便被一阵低沉哀婉的啼哭声所充斥。
  这一夜,长安注定彻夜不眠;
  这一夜,刘汉痛失柱石、栋梁;
  这一夜,少年天子独自躲进未央宫,以泪洗面,泣不成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