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妻子是一周目boss > 0416 云浅总是在开拓“水晶宫”(二合一)

0416 云浅总是在开拓“水晶宫”(二合一)


  半妖,在尘世里和灾祸是划上等号的。
  恐惧和传闻,带来的自然是好奇。
  所以阿青闻言会在心里微叹。
  是啊。
  云姑娘也不能免俗。
  ——
  漆木走廊中有火光如霞,粉饰着下方两个青衣的姑娘,二人的衣裳似是也变了颜色。
  青红相间。
  “很好看。”
  云浅眼眸中映着阿青那浅色的眼睛,语气十分平静,像是说着什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阿青听着云浅的话, 却愣住了。
  ……好看?
  她所说的好看,是自己常规意义上所了解的……好看吗?
  云浅觉得半妖的眼睛好看?
  她没事吧。
  哪怕是阿青,一时间也有些懵。
  即使她已经走了如今的地步,即使真的有不少人因为她的地位可故意抬高半妖的地位……但是那种行为她并不喜欢。
  因为阿青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自己这个在人族被认为是半妖、在妖族被认为是半人的种族……有多么让人厌恶。
  她们似乎生下来就带着原罪,这個身份有无论如何都洗不去的污秽,那是比人心之上的枷锁桎梏更为坚硬、不可破坏的东西。
  哪怕是最喜欢她的黄衣少女, 也只是因为她本身的缘故不害怕她,可少女内心对于随时会失控的半妖依旧是极为恐惧的, 少女不害怕她,却也绝对不会认为这一双眼睛是……好看的。
  毕竟这双眼睛所代表的并非是单纯的美丽,只要是了解过一些的人就可以透过这双眼睛看到背后的危险。
  这是忌讳。
  夸赞一个半妖的眼睛,不就如同夸赞……她的半妖血脉一样?
  这种行为,不仅外人,哪怕是被夸赞的半妖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高兴,甚至应当是极为愤怒的,因为这听起来与刻意嘲讽……没有任何的分别。
  可是云浅会嘲讽她吗?
  阿青看着云浅那水润的仿佛随时都在漾起连漪的眼睛,轻轻叹息。
  这个姑娘,怎么可能会嘲讽她……
  所以,让阿青无法理解的事情出现了。
  云浅居然是真心觉得半妖的眼睛……很好看?
  她脑袋没问题吧。
  ——
  阿青这样想着,却是没有注意到,她稍稍攥住了衣角。
  说到底,她和祝平娘分身人偶是不一样的,此时的阿青虽然也是魔教的那位至高无上的天,可在没有被完全接管意识的时候, 她的思维模式还是来自于她的少女时期,所以……才会被这些事情影响。
  对阿青而言, 徐公子对半妖和人一视同仁,已经是世间罕有了……可没有想到还有云浅这样的傻姑娘。
  她看不出背后的危险吗?只能看见外表什么的,在这个世道,就算三岁女儿家也应当知道半妖的可怕吧。
  果然,这个云姑娘不甚聪明的样子。
  哦……
  阿青想了想,还是觉得徐长安那种平静的眼神要更加的难得与让她心动。
  毕竟徐长安是见识过半妖灾难的人,并不是一无所知。
  相比于公子,云姑娘这种喜欢并不能让她心动……有的只是哭笑不得和对于姑娘天真无知的无奈。
  沉默了一会儿后,阿青忍不住叹气,同时搀着云浅的手,叮嘱道。
  “云姑娘,以后……能不说这种话还是不要说了。”
  阿青认真的说道:“妾听着是很高兴,可若是让别的人听去了,会笑话姑娘的。”
  “笑话……我?”云浅眨眨眼。
  “嗯。”阿青点点头。
  何止会笑话。
  在尘世里,若是有人能说一句觉得半妖好看,那处境……真的是不好说。
  甚至不说尘世。
  修仙界又何尝不是如此?
  有哪个门派收养了半妖之后,不被打上标签的?
  甚至一些真心收养半妖的,也故意放出消息说是在利用、奴役半妖,这样……才不至于被打上“是非不分”的标签。
  阿青有些怜惜的看着云浅。
  自己还真是喜欢这云姑娘。
  虽然不太聪明,但是……当真是愈发有好感了。
  若是自己真的是这般少女的年纪,在那时候有人能像云浅那样, 真心的说一句她的眼睛好看……
  哪怕知道这句话很可笑,哪怕知道云浅只是无心之言——
  她一定会义无反顾的爱上她吧,即便两个人同为女子。
  有些人说会是嘲讽,有些人则是真心的。
  不是半妖,是无法理解真心说这句话有怎么样让人心动。
  可惜。
  阿青摇摇头。
  她已经不是天真的女人,所以不会心动,更不要说因为这种甜言蜜语而爱上云浅。
  阿青收起手帕,说道:
  “这种话姑娘记得以后不要再说了,这眼睛不是什么好看的东西。”
  “我不明白。”云浅此时没有什么体力,不愿意思考太多,轻声开口:“分明是好看的。”
  徐长安之外人想要扭转云浅的认知……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拿他举例。
  而云浅也是真心觉得这眼睛好看的。
  她也想要一双。
  原因——因为徐长安会喜欢?
  就如同云浅想要一对狸花耳让徐长安去摸摸一样的,她可是知道徐长安看到那猫耳发饰的时候眼里闪着怎么样光芒。
  云浅都想好了,等身体稍稍好一点,她就戴上狸花耳去“勾引”徐长安。
  想来,效果一定是很好的。
  可发饰终归是虚假的,比不得真正的半妖耳朵,所以她有时候想要那样的耳朵。
  而阿青也是半妖,和狸花应当是差不多的。
  嗯……差不多,反正她的夫君会喜欢这一点,云浅不抱有任何的怀疑。
  阿青:“……?”
  她听着云浅话,满墙的灯火映照着她满脸的不解。
  这位云姑娘,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云浅可是要上朝云宗的人。
  而朝云宗那帮人对半妖的态度……说一句赶尽杀绝都是好的了,不然不至于多数的半妖都被逼到了圣教这边,哪怕被利用至残渣,也不愿意回到朝云地界。
  温梨是隐瞒身份的,没有几个人知道她其实是半妖,小花对外宣称也只是被捡回来的妖族。
  其实就算知道也没事,温梨如今是地地道道的人,而非是半妖。
  所以云浅这样的态度,可是要不得的……
  等等。
  阿青眨眨眼。
  自己兴许没有必要纠正云浅的想法?
  云浅喜欢自己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要让她害怕自己。
  而且如果云浅喜欢半妖的事情暴露了,被朝云宗的人说闲话甚至不喜欢,那不是更好吗?
  以公子对云姑娘的保护,只要朝云宗对于云浅有什么非议,那无论之前有多少的好感,他对于朝云宗的态度都会降至冰点。
  那时候,说不得真的有机会把公子弄来给自己当第一席……
  阿青垂下眼帘,看着自己的脚尖。
  所以她应当……引导云浅喜欢自己,甚至让她被朝云宗排挤?
  阿青抬起头,看着云浅那姣好的面容,只见眼前这个美丽到过分,但是满脸都写着好骗的女子。
  阿青心动了。
  啧。
  她终忍不住笑了。
  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好笑的算计她吃了师父成功迈入太虚境后……就再没有使用过了。
  在和石青君对上之前,她无论做什么都是堂堂正正拿着大势压人。
  如今起了这种可爱的小心思,她自己都觉得很有趣。
  就好像……妻妾之间园子戏的争宠一般,很新颖。
  但是她现在是花月楼的阿青,所以,她只会说阿青应当说的话。
  算计云浅是玩笑。
  “好了。”
  阿青收起了笑容,严肃的说道:“云姑娘,关于半妖这些事儿,妾身无法与您解释太多……您见了公子,去问他吧。”
  “问他……”云浅若有所思。
  徐长安对阿青还是不错的,给她送了伞,也很关心——虽然是看在祝平娘的面子上。
  于是云浅语气平缓的说道:
  “问他,他也会说你的眼睛好看的。”
  阿青:“……?”
  听着云浅的话,阿青有些晕乎乎的,心脏砰砰的跳。
  公、公子……也会觉得自己的眼睛好看吗?
  她想到了自己心动的那一刹。
  那时候,忽然出现在她上方的梨花伞,让她在绝望之后感受到了心跳加速,心劫被驱散后的修复让她感受极度的舒适。
  而此时……
  云浅轻飘飘的一句话,竟然让她有了几分当时的感觉。
  开什么玩笑?
  当时阿青会被徐长安触动,她自己能够理解。
  毕竟当时她的识海已经在天劫下被极度压缩,灵海上方出现千万裂隙,仿佛随时会因为她一个心念而彻底崩裂,近乎窒息、已经完全无法正常思考的压力下,是徐长安的出现解救了她。
  对于乾坤境而言,生死之间的因果、对于未知的恐惧、对于向上新道路的渴望融杂在一起。
  哪怕是石青君喜欢上徐长安都不会让人觉得意外和突兀,阿青自然也不例外。
  但是眼前……自己在心动个什么东西?
  她只是想了一下徐长安可能会说她的眼睛好看,居然就心动了。
  如同当时被救时候一样的心动。
  这么没有出息?这么没用的女人真的是自己吗?
  阿青都不用想,此时的她一定已经在云浅的面前红了耳廓,而一切都是因为云浅一句话引起了她的妄想。
  阿青感受着发烫的耳朵。
  完蛋玩意。
  自己二十多岁的时候,原来是这样没用的东西。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当年居然还有这份隐藏在心底少女心。
  还好,还好这个身子是她从时间长河中拉回来的,只要她的意识回归本体就不会被再少女时期自己的没出息所影响。
  “……”
  她无语了。
  这要是让石青君知道自己只是因为可能会被徐长安夸赞眼睛好看,就有一瞬间心情好像飘到了云端般的高兴……
  石青君可不会像她这样的廉价和没有出息。
  不如说,阿青觉得就算没有人知道,但是她自己知道自己年轻时候是这样没用的玩意后……已经有些影响道心了。
  下次见了石青君,只怕连底气都会凭空削几分。
  而如果被知道,她真的没有办法再做人了,更不要说和石青君争斗。
  哦,她本来就不是人。
  不是人就好。
  ——
  云浅:“……?”
  此时,云浅稍稍偏着头。
  她忽然觉得眼前阿青指节捏的发白、瞳孔地震的模样……这样一幕有些眼熟?
  她难得动用脑子想了想,后来意识到了这一幕和方才祝平娘听到李知白穿小裙子的时候很相似。
  能不相似吗。
  两个人都是被云浅一句话给弄的破了大防。
  而阿青的破防程度来自对于自我的认知,所以心里的动摇甚至还要大于祝平娘。
  也就是知道是少女时期的思绪影响……不然这一句话说不得都能让阿青产生心劫。
  至于说阿青会对徐长安心动是否真的如她自己所想的是受到少女时期的思绪影响……那就不关云姑娘的事情了。
  云姑娘看着阿青和祝平娘如出一辙的破防模样,也在想一件事。
  阿青和祝平娘这样相似,所以说,难道她不是自己这个派系的……还是和祝平娘一边的?
  嗯……云浅的逻辑总是这样无懈可击,她有她的道理。
  阿青:“……”
  半晌后,她终于缓缓回过神来,对上了云浅那张让人惊艳的面容,深吸一口气。
  “云姑娘,你真的觉得我的眼睛……是好看的?”
  随着她的话,走廊中似是起了风,连带着墙上灯罩里的火都莫名晃动了起来。
  云浅心想她忽然不自称为“妾”了,这是什么意思。
  她也想做正妻吗?
  不过,云浅没有细致思考,便点头。
  “是好看的。”
  “……”阿青闻言,叹息后缓缓闭上眼,自言自语:“我是碧鳞蛇的血脉。”
  “嗯。”云浅应声。
  “那……”随着阿青合上的眼睛缓缓睁开,窗外躲雨鸟儿都闭上了喳喳的嘴,墙边的猫儿弓其身子,发出“哈”的威吓声。
  她的瞳孔完全变了模样。
  一只眼睛圆瞳,一只眼睛缝状竖瞳,部分翠绿,中间则有着深渊一样的漆黑裂隙,火光落进去仿佛被整个吞噬,再也逃不出一丝一毫。
  缝状竖瞳蛇一般都是夜行蛇,而圆瞳蛇则一般都是昼行蛇,此为阴阳。
  这哪里是人该有的眼睛?
  摇曳灯火下,阿青看着阴影里的云浅。
  “云姑娘,这样还好看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