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呜!我绑来的清冷少帅偷养小崽崽 > 第61章 蔺烟,我很喜欢你

第61章 蔺烟,我很喜欢你


为了避免外婆他们担心,蔺烟并未如实告知,只说了是基地那边有急事要赶回去处理,便先和时渡离开了。

去往首都王宫途中。

趁着时渡在整理小时予的相关出生文件,蔺烟把小时予抱到了腿上,开始给小家伙做思想工作。

“时予,我们要去见爷爷,爷爷呢,脾气没有那么好,所以我们尽量对他恭敬一点,不要惹他不高兴。”

小时予听完,抱着蔺烟的手,有点踌躇地张开小嘴问:“是不是跟papa一样脾气不好?”

正在整理文件的时渡动作稍微顿了顿,眼眸轻抬:“蔺时予,我是饿着你了还是打过你了?”

蔺烟正敦敦教导着崽崽,被时渡一打岔,顿时有些不满地嗔了他一眼,“你整理你的文件,不要打扰我们。”

说着又把她的宝宝抱到另一方向继续教导。

好在她的小宝宝还是很乖很听劝的,等星舰抵达了王宫,小家伙也基本学明白了要跟王宫里头那位脾气不太好的爷爷的相处之道。

下了星舰,时渡虽然还是照常跟她牵手,也替她整理袖口,神色亦是稀疏平常。

但蔺烟就是看得出来,时渡有点生气。

忍不住仰目瞅他,见他薄唇抿得平直,不由悄声问:“你干嘛?”

时渡握紧了她的手说:“没有。”

蔺烟却还是觉得他在生气,凑近了他身侧,用只有她和时渡才听得到的音量说。

“我觉得你好不讲道理,时予才多大,你怎么老是跟一个小宝宝斤斤计较?”

时渡平静垂下眸道,“我也希望自己讲点道理。”

“嗯?”

时渡把试图攀上蔺烟肩颈偷听的小崽崽搬开脑袋,压低颈项俯贴在她耳尖接着道。

“但是喜欢过度,已经无法计量讲道理的界限。”

蔺烟好像在那么一瞬间心跳频率发生了短促变化。

她得承认,尽管在清楚了解时渡对她的心思后,她还是会因为时渡几句情话而感到无比心动。

“麻麻,刚刚papa说了什么呀?”小时予趁着时渡松开手,终于慢吞吞攀爬了上来。

蔺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宝宝,脸不红心不跳的,低声快速说了一句:“他说他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

小时予哼唧:“我也喜欢麻麻喜欢得不得了。”

蔺烟弯了弯唇,说“嗯”。

这时候,林秘书长过来迎接他们进入政殿。

蔺烟原以为是他们一家三口面临父王的审讯,但没想到的是,

等进了政殿的时候,蔺烟看到太子哥哥和王妃嫂嫂不知何时进的宫,并且看样子,似乎是已经先一步在给他们的父王做思想工作。

太子和王妃显然也是从联盟总统口中得知了蔺时予的存在,

因此在真正看到蔺烟身上抱着的小萌娃时,也是跟着呆怔了小片刻,直到那小家伙摇摇晃晃地过来给他们挨个行了礼,才终于冷不防回神过来。

蔺时予按照麻麻教导的,先后向王座上的联盟总统,以及太子王妃,乖巧地行了礼数。

小家伙皮肤白白嫩嫩,五官又格外精致漂亮,光是瞧着都惹人喜爱。

但联盟总统岂会因为这么个漂亮的小东西就轻易消气。

“烟儿,别以为这样我就能饶恕你跟时渡,你们俩,瞒着我养了这么个孩子,你们是想做什么?”

蔺烟怕吓着小宝宝,第一时间上前护好崽崽。

未等她开口说什么,时渡已经劳烦林秘书长将他准备好的相关文件资料呈递了上去。

时渡:“这是时予出生前后的一应详细资料,总统可以先看一看。”

“这件事是我擅作主张,殿下原先也并不知情,总统若是要惩处,惩处我一人即可。”

联盟总统一边审阅一边冷嘲热讽:“你放心,这次轻饶不了你。”

闻言,蔺烟立即站了起来,“父王,不管怎么样时渡养育的是我的孩子,而且……我跟他现在心意相通,你要是责罚他,那父王就连着我一块责罚好了。”

时渡蹙起眉叫住她:“殿下。”

蔺烟反过来强势地扣住他的手,低声道,“你现在什么也不要说了。”

联盟总统拧起眉,“蔺烟,你这是要帮着时渡跟父王作对?”

眼看着殿上的气氛一时僵持不下,客座边上的王妃轻轻推搡了一下身旁的太子,太子应声站了起来劝导。

“父王,其实儿臣觉得,这不是一件好事吗?您一直盼着烟儿跟时渡能有一个孩子,现在——”

“我是希望他们尽快有一个孩子,但却不是背着我,背着整个联盟,去偷偷孕育这个孩子!”

联盟总统越说越恼火,目光又指向蔺烟和时渡两人身上,“99.8%的高契合度,你们作为联盟最高契合的一对配偶,你们不知道自己的基因有多重要吗?就这么随随便便把孩子孕养出来,万一孩子没有达到最佳……”

话音未落,联盟总统的怒斥突然被一声细微的抽咽声弄得戛然而止。

他脸上余怒未消,瞪着双目,怔怔地循声望了过去。

只见那小奶娃忽然委屈地揉了揉眼睛,小肩膀也开始颤抖地抽搭起来。

不一会儿,粉粉嫩嫩的小玫瑰花瓣扑落了下来。

多少年了,联盟总统也只在蔺烟儿时身上瞅见过类似的画面,只是那时他忙于与王后权斗,无暇顾及蔺烟唯一跟他哭闹的那一两回……

后来蔺烟就不再在他这个父王面前哭过了。

他也就不曾再见过小孩子哭落花瓣这种场面……

而此时此刻,蔺烟和时渡的孩子,那样委屈地埋着小脸在哭,周身落了一片又一片的小花瓣。

这让联盟总统一时心头攥紧了,下意识就站了起来,生硬询问:“这是、怎么了?”

下一秒,只见那小崽崽努力且大胆地来到联盟总统身边,

仰头,眼皮粉粉,眼睛潮湿可怜地望着他,哽咽出声。

“爷爷,我,我不可以没有papa。”

“papa、要是死掉了,时予,会好难过,好难过的。”

小家伙每说一句话,身上就会掉落一片粉嫩的小花瓣。

快要可怜坏了的。

联盟总统低头瞅着,没由来的更加于心不忍,咳了咳说:“倒也……不用死掉那么惨烈。”

蔺时予雾蒙蒙的大眼睛立即水亮了起来,“那,时予帮爷爷,教训papa,爷爷不要再生气了,好,好不好?”

联盟总统欲答又止。

正犹豫着,蔺时予望着他,小嘴巴慢慢扁合起来,粉粉的鼻尖轻轻抽了一下。

生怕小家伙又要哭,联盟总统几乎想也不想立即绷着脸答应了,“别哭,爷爷答应就是了。”

闻言,蔺时予这才破涕为笑,根本不怕似的,嗷呜一下扑进联盟总统怀里,“爷爷。”

联盟总统有些恍然地抱住这么软糯可爱的一个小东西。

不由自主地想,蔺烟小时候,原本也该是这样玲珑可爱的……

只是他没有给到蔺烟好的成长环境,才让蔺烟的童年那样不快乐……

而现在,无论如何,他也不应该再让蔺烟的孩子重蹈覆辙……

想到这里,联盟总统最终还是搁且下了那些不该有的想法。

正式以蔺时予的爷爷的身份,把小家伙抱了起来。

……

一直到从王宫出来,和太子王妃互相道了别,并表示过几日会上门拜访。

“父王……竟然真的答应我们带时予回府了。”

坐到星舰的副驾驶座上,蔺烟捧着小时予的脸蛋,仍然还是觉得不太真实地呢喃。

时予有点害羞地夸自己,“宝宝本来就,好聪明的。”

时渡瞅了他一眼:“蔺时予这基因确实不是白长的。”

蔺烟也很骄傲,“毕竟是我的宝宝。”

时渡说“嗯”,脸庞上仍是笑意盈盈:“毕竟也没有谁的孩子天天盼着自己papa死掉?”

闻言,小时予立即埋进蔺烟颈间告状,“麻麻,papa又想揍我。”

蔺烟忍着笑抬头看时渡,用口型打住他:别闹。

时渡轻笑一声,倒是没跟这小东西计较了,趁着小家伙看不到,低头在蔺烟嫣红的唇上浅尝辄止。

蔺烟被吻了一下,觉得心尖上都是蜜甜的滋味在漫溢。

大抵是因为哭闹了一顿,回去途中,小家伙很快就在蔺烟身上迷迷糊糊睡着过去了。

时渡怕小家伙压着蔺烟,便趁着他睡着了,把这小家伙抱进了休息舱的床上。

刚从休息舱关了门出来,看到蔺烟故意堵在门外,不由眉角微挑。

蔺烟一眨不眨看着他,几秒后,主动上前勾住时渡脖子,把他抵在舱门边上,仰头吻了上去。

彼此喘息逐渐变重。

蔺烟的上下唇也被吮得水光涟漪,好不旖旎。

过了好一会,蔺烟才稍稍分开他的唇。

两只手绵软地挂在他颈脖上,半个身体跌靠着他,眼睛湿湿暖暖,和他对视着,说。

“等时予的身份登记了,你带我们回一趟赫州吧?”

时渡摩挲着她脊线漂亮的后腰,嗓音低缓,“嗯?”

“正式去拜访一下你的父母,顺便,再去一次滑雪场。”

时渡深深注视着她,给予回复的,是愈发深刻绵重的亲吻。

……

待到正式启程去赫州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月后了。

为了让联盟总统放心,这次随行的除了时渡和蔺烟自己的人,还有王宫的御军。

并且为了能及时照顾到小时予,时渡这次把下属陆敏淇也一并带上了。

不过不巧的是,他们抵达赫州那天,时渡的父母正好出差在外,要过两天才能回来。

蔺烟这次是随着使臣一同过来的,因此也不着急立刻回联盟帝国,想着在赫州这边住个几天再回去也挺好的。

这天,蔺烟和时渡接见完政员,从赫州的王宫出来。

恰逢赫州的首都下了一场绵绵细雪。

蔺烟望着这场突然到来的小雪,心头没由来的涌上了几分冲动。

“时渡,我们去滑雪吧?”

有几片细小的雪块落在蔺烟弯翘纤长的睫毛上,瞧着多了些微朦胧的漂亮水光。

时渡伸手去碰,雪花就在他指尖融化了。

于是他碰到了蔺烟微凉的脸颊,说:“好。”

时渡带着蔺烟去了六年前去过的滑雪场。

两人穿戴好黑色的滑雪服来到滑雪道上,蔺烟侧头瞧着他笑了一下,尔后扣上头盔,第一个冲了下去。

冰雪在身侧两边四溅,疾速而凛冽。

时渡的速度亦是飞快无比。

两个人在漫长的雪道上游刃有余的疾冲,你追我赶,最后同时抵达了终点。

在辽阔无垠的雪地上,风和雪都在凛冽大作。

蔺烟第一时间转头过去,和几步之外的时渡头盔下的深沉目光碰撞在一起。

她忽然觉得呼吸很重,于是,重新解开了头盔。

碎发纷飞,她认认真真、一眼不错将他望住。

那句话在喉咙滚咽几次回合,终于还是顶着上颚,迫使自己问了出口。

“时渡,你当年……在这里跟我表白的话,能再说一遍吗?”

时渡似乎没想到蔺烟会问他这个。

盯着蔺烟红红的唇,过了少时,才轻微扯了下唇峰,“真的要说吗?”

蔺烟仍是一声不响看着他。

于是,时渡注视着她的漂亮脸颊,一点也不含糊的,和昔年一样珍摄的、温柔征求的口吻——

“我说,每年初冬,会有很多爱侣前往赫州的赫纳雪山,听说那里的雪下得很美,我可以邀请你一起去看雪吗?”

顿了顿,一如既往坚定忠贞:“我是说,蔺烟,我很喜欢你。”

蔺烟站在原地,她听到风和雪在耳边交替穿梭,而双目所及,是时渡。

蔺烟的眼睫好像洇了一层雾气,却努力对他弯了眉梢:“带我走吧。”

时渡从回忆中缓神过来,情绪不明地抬眸:“嗯?”

“带我去赫纳雪山看雪。”

因为,时渡,我也很喜欢你。

时渡缓缓地眨了眨眸。

忽然明白了什么。

瞧着她,慢慢笑了。

走向他所爱之人。

而蔺烟望着时渡走来,牵了她的手。

几过寒冬。

你还是那么温柔的来了。

教我心颤。

-

-

全文完

-

(好啦宝们,到这里,我们的烟烟渡渡就正式完结啦,很开心我又写完了一本书,感恩大家的一路陪伴。再次谢谢大家支持、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