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以我深情祭岁月 > 第156章 番外2:陆凌晨(2)/大结局

第156章 番外2:陆凌晨(2)/大结局


黎明诗的话如同当头一棒,打的陆凌川猝不及防。

确定黎明诗抢救回来后,他跌跌撞撞走出了病房,一步一个踉跄。

像被人下药毒哑了嗓子,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是……

沈念不欠他们陆家,是陆家欠了沈念。

包括陆凌蕊也是,沈念早就不欠她了,而因为她的死,却生生折磨了沈念那么多年。

陆凌川笑,笑的苦涩,笑的痛苦,笑的不舍,笑的……坚定。

他放过沈念了。

有句话的确没说错,将沈念留在陆家,那一辈子也绕不开陆凌蕊的死。

而远离陆家,沈念就能去过自己的生活,新的生活。

他选择了分手,放她离开。

甚至为了不给自己留有后悔的余地,选择和梁璟禾结婚。

他结婚了,便再也没资格得到她了。

……………………………

陆凌晨知道陆凌川向沈念提分手的缘由,觉得可惜。

明明他们已经在慢慢回到从前了,明明已经不再纠结曾经了。

现在分手,太可惜了。

可对于母亲的话,他一个字也反驳不出来。

的确,对沈念而言,陆凌蕊是曾经的救赎,可又何尝不是困住她往后余生的枷锁。

“真的放下了吗?”他问。

陆凌川只是沉默,“她喜欢大海,我从来没带她去过。”

顿了顿,又说:“以后萧沐白会带她去吧。”

他退出了,成全萧沐白。

陆凌晨有些着急:“如果念姐真的喜欢萧沐白,早就和他在一起了。”

就不会有之后的这些恩怨纠葛。

陆凌川又是永无止境的沉默,良久才道:“和他在一起,起码会自在。”

陆凌川和萧沐白,其实分不出谁更好,萧沐白赢陆凌川的唯一一点是,他没有妹妹,他的妹妹也不会死更不会和沈念扯上关系,所以他不用顾及什么,可以心无旁骛地去对沈念好。

而陆凌川,唯一赢萧沐白的一点是,沈念爱他。

陆凌川调查了世界各地知名海滩度假圣地,在每一处都买了房产。

他特意寄了定时包裹,包括众多房产证底下的那张【新婚快乐】,上面的每一个字都是陆凌川亲笔。

既然自己无法给予她自在和快乐,那就换个人给她。

…………………

从来没有想过沈念会自杀,萧沐白来公司的那天,将这件事告诉了所有人。

陆凌晨得知这个消息后第一时间去找陆凌川,路过员工岗位时,还能听见哭泣声。

空气中的气氛压抑。

李楠红着眼安慰趴在工位上抱着沈念留给她的笔记本嚎啕大哭的蒋玲玲。

路过沈念的工位时,陆凌晨停下步子,看过去。

桌子上还剩不少东西,不过属于沈念的物品都被萧沐白收走了。

沈念很喜欢向日葵,为了能天天看到,她特意在网上买了假的向日葵插花瓶,还有一些可爱的向日葵摆件,如今都被萧沐白丢在了地上。

他没有多留,进了陆凌川的办公室。

里面安静极了。

陆凌川坐在椅子上,他工作桌后面就是一面大大的落地窗。

转过椅子,安静地看着外面,身上的西装脏且凌乱,是刚才跌倒时弄的。

他手里握着东西,是个手工制作的娃娃,娃娃一身白裙,白裙下边还写着一个字。

念。

这是那次他做的娃娃,当时他们在商场碰到,她把原本的“小沈念”砸坏了扔进了垃圾桶里,他找到了那家手工店,做了个一模一样的。

后来,就一直放在办公室的抽屉里。

陆凌川捏着“小沈念”,一言不发,淡定的出奇。

陆凌晨担心,忍不住开口:“哥……”

“……”陆凌川的身子只是晃了晃。

“房子过户了吗?”

他一开口,才发现声音沙哑到了极致。

陆凌晨点了下头:“沈念在之前就让萧沐白找专业人士委托办理了,现在合同已经走完了。”

沈念的那两套房子……是也不是陆凌川买的。

那两套房子刚挂出来时陆凌川就知道了,他没有自己去买,而是拜托了陆凌晨的一个朋友去接触。

这样,就查不到他身上。

陆凌川和陆凌晨原本都以为沈念卖房是因为要离开京城去其他地方发展了,当时中介也是这么说的。

“……”陆凌川沉默了很久,才说:“过去看看吧。”

路上是陆凌晨开的车,这是他第一次到陆凌川和沈念共同生活的家。

房门是密码锁,陆凌川亲自输入的密码,打开。

屋子里还保持着沈念离开前的样子。

陆凌川走向客厅,看着他和沈念坐了多年的沙发。

没有坐下,而是掀开垫子,从下边拿了什么。

是照片,陆凌蕊和沈念的高中毕业照。

沈念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陆凌川不知道她把照片藏在了这里。

其实陆凌川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拿着那张照片,陆凌川没有说话,只是转头走向电视柜,看着放在电视柜上的“小凌蕊”。

将“小沈念”拿出来,放在“小凌蕊”旁边。

他蹲在那,安静看着。

陆凌晨惴惴不安极了,从知道沈念去世之后,他没有崩溃,没有哭泣,淡定的过头。

也不知过了多久,陆凌川终于起身,按着自己已经站发麻的腿,进了卧室。

陆凌晨立刻跟上。

地毯上散落一地的铝板和药瓶,药片和胶囊撒的到处都是,地毯上还有沈念当时出事无意识吐的呕吐物。

陆凌晨捡起一个铝板,上面的胶囊已经被扣完了,他靠着背后的字一点点整理出来了药名,然后用手机查。

是治抑郁的药。

他惊诧,又捡起另外一个药瓶,再查。

还是治疗抑郁的药。

陆凌晨怔住,看着满地的铝板和药瓶,抽屉里还有不少。

他哥说过,沈念有事瞒着他,他却怎么也查不到。

所以……这就是沈念一直瞒着的事,对吧。

忽然想起当初沈念对他说的那句话。

【弟弟。】

【姐姐……可能撑不下去了。】

当时他没明白,直到看到这散落的到处都是的药片。

原来是这个意思,原来是这个意思……

……………………

他们去了放置沈念的殡仪馆。

对于沈念的死,没有什么经济纠纷,萧沐白将她放置于殡仪馆,等待安排火化。

出于人道和习俗,去世后2-3天才会火化。

他们已经提前打通了关系,在他们赶到时,殡仪馆的负责人亲自接待,带领。

走到一个门前停下,负责人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陆凌川。

“陆总。”

陆凌川低头,看着那张纸。

是沈念的死亡证明。

他颤抖着手接过,其实他手里还有另外一张纸。

是当初沈念放弃胎儿的流产手术单。

把门推开,里面只有沈念。

她躺在推床上,白布盖住了她的全身。

门口的陆凌晨的心像是被人重锤了一击,呆滞地盯着里面。

在他印象里,他第一次看到沈念时,她一身白裙,躲在凌川身后,笑容腼腆。

后来不知为何再也没见她穿过白。

而如今,仍旧是那抹白,看起来却那么的刺眼。

陆凌川一只手握着他孩子的流产手术单,另一只手捏着沈念的死亡通知书。

跌跌撞撞走进去,走到推车前时,再也坚持不住了,直接跌跪下去。

他紧紧攥着那两张纸,坚持良久的淡定在看到沈念的那一刻瞬间崩塌。

伏在担架上,低声呜咽着,泣不成声。

婚礼前夜,陆凌晨说希望他永远不要后悔自己的决定。

他以为他放手后她能去过自在舒坦的日子,他以为她离开他会很幸福……

如果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他不会放手,死都不会。

他后悔了。

他后悔了。

他后悔了……

……………………

陆凌川在里面呆了一晚上,陆凌晨也在外面陪了一晚上。

这一晚陆凌晨毫无睡意,脑子里闪过很多事,这些年的恩恩怨怨。

如今……是彻底画上了句号。

“啪嗒”。

门从里面打开,陆凌晨听见声音后立刻从地上坐起来。

转头,在看到陆凌川的那一刻,傻在原地。

“哥,你……你……”他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才一晚上时间,陆凌川的头发白了好多,白发中虽掺着黑发,却也看不见什么了。

一夜白了头。

陆凌川没有说话,手里还握着那两张纸,沉默离开。

…………………

黎明诗的身体好了很多,已经回家修养了。

她的生日是在一月初,陆延华想亲自为她做一桌菜,所以和徐阿姨出去买菜了,陆凌晨回家照顾她。

“叮咚。”

门口传来门铃声,陆凌晨开门,是外卖员,他怀里抱着一大束向日葵。

“你好,这是陆太太的花,麻烦帮忙签收一下。”

陆凌晨忘了自己是怎么在快递单上写上名字的,浑浑噩噩抱着那束花进来。

“谁啊。”黎明诗听见了声音,特意出来,就见陆凌晨抱着一束向日葵。

不用问,不用猜,她便知道了。

是沈念送来祝她生日快乐的花,因为每年她都会送。

“拿过来。”她招手。

陆凌晨将花递过去,黎明诗在花里很快找到了一个信封,里面有一张卡纸。

和之前的内容一模一样。

【妈妈,祝您生日快乐。】

之前她每年都会在下边写陆凌蕊的名字,替陆凌蕊尽孝。

而今年,显然一开始她依旧打算写陆凌蕊的名字,上边已经写了一个耳朵旁了,可不知为何又划掉,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妈妈,祝您生日快乐。——沈念。】

黎明诗感觉信封里还有别的东西,倒出来,里面有一张银行卡,卡的背面有六个数字。

是陆凌川的生日。

陆凌晨认识那张卡,当初黎明诗确诊癌症时,她呆滞过后匆匆塞给他的就是这张卡,买的那两个房的转款卡号也是这张卡的卡号。

“这孩子……送我银行卡做什么?”黎明诗还不知道沈念已经不在了。

将卡放在旁边,她把餐桌上的花瓶拿过来,将里面的花拿出来丢在桌子上,将沈念送给她的向日葵小心翼翼解开外面包装,就要插进花瓶里。

“沈念已经不在了。”陆凌晨突然开口。

“……”黎明诗愣了一下。

“去年的最后一天,她跳楼自杀了。”

“……”黎明诗呆呆盯着手上的向日葵,然后轻轻放下。

侧头,又拿起那张贺卡。

【妈妈,祝您生日快乐。——沈念。】

她就这么看着,认真地盯着。

蓦的,趴在桌上,埋头,肩膀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

陆凌川接到了梁璟禾让他回家的电话,他一言不发,直接挂了电话。

陆凌晨不放心,跟着一起过去。

梁璟禾已经很久没见到陆凌川了,或者说……婚礼仪式结束后酒都没敬陆凌川就走了。

知道陆凌川在忙陆凌蕊的事,所以她没有耍性子,耐心替陆凌川向自己父母解释,向亲朋好友解释。

可如今,陆凌蕊的案子都已经结束好多天了,陆凌川还没回家。

正在做菜的梁璟禾听见了门铃声,脸上立即扬起笑容,拿着锅铲匆匆朝门口走去。

“凌川!”

开门时,看到已经满头白发的陆凌川,彻底愣住了。

“凌川,你的头发……”

明明十几天没见,他的头发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人看起来也憔悴了好多。

“璟禾。”陆凌川看着她,声音哑的吓人。

他说。

“我们离婚吧。”

其实他们并不算真正的夫妻。

当初为了断绝自己去找沈念的想法,陆凌川和梁璟禾只是办了婚礼,并未领证。

说完,不等梁璟禾说话,陆凌川转身离开。

正好陆凌晨匆匆跟了过来,和陆凌川略过,他停在原地,看看敲门门口的梁璟禾,又扭头看了看离开的陆凌川。

深呼吸一口气,还是朝着梁璟禾走去。

“为什么……”梁璟禾站在原地喃喃,难以接受。

她转头,看着陆凌晨,“是他心里的那个人回来了,所以要让我让出位置吗?”

“……”对于这个问题,陆凌晨不知如何回答,沉默了几秒才说:“永远不可能回来了。”

“什么?”

“沈念自杀了。”他说。

“……”梁璟禾的身影晃了晃,不确定地问:“沈念?”

“是。”陆凌晨点头:“你应该知道,沈念是陪着我哥从无到有的人。”

梁璟禾嗓子干涩,僵硬点头:“知道。”

“其实除了这个身份,她还是凌蕊生前最好的闺蜜,也是我哥的初恋,从来没有忘记过的初恋。”

“……”

“当年,就是她和凌蕊一起去找我哥,在抄近路的时候被那两个畜生堵住,凌蕊推着沈念跑,一个人拦住了那两个畜生,然后才出的事。”

触到梁璟禾震惊的目光,陆凌晨说:“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闻言,梁璟禾眼底闪过一抹苦笑:“曾经怀疑过……”

“……”

“所以,我还特意去套过你哥的话。我问他心里的那个她是什么样的人,你哥说,她是个温柔的人。所以我以为自己怀疑错了。”

因为,梁璟禾每次见到的沈念都很冷淡,她是个优秀的员工,一丝不苟的助理,陆凌川对她也很严格,那样的沈念,瞧不出一丝温柔。

他们的相处模式,完全看不出来曾经是相爱的一对。

“我知道了。”她握着锅铲,笑容越来越苦涩:“明天我会向所有人宣布,我后悔了,我单方面解除婚姻。”

陆凌晨诧异:“是我们陆家对不起你,应该由我们宣布。”

虽然还没有公布,但已经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了。如果是梁璟禾开口,所有流言和舆论都会一股脑往她身上倒。

“没关系。”她勉为其难地笑着:“是我不好,我抢了别人的东西,我抢了不属于我的东西。”

当初陆凌川在提出结婚时已然明确表示过他并不爱她,是选择结婚还是拒绝,陆凌川都尊重她,不会勉强。

而她……明知道陆凌川不爱她,明知道他心里有别人,可还是一头栽进来了。

“这就是我的报应……我为我曾经的无脑选择付出代价了……”

她喃喃着,转身,摇晃着身子一步步走进屋里,背影凄凉。

代价……

听见这两个字,陆凌晨恍惚了下。

是啊,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那两个畜生当初毁了凌蕊,所以他们付出代价了,被判了死刑;

他妈将失去女儿的痛苦牵连给沈念,她同样付出代价了,得了癌症;

梁璟禾抢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她也得到报应了;

沈念当初抛弃了凌蕊,她一样逃不掉因果报应,以当年凌蕊离开人世的方式也离开了这个世界;

现在只剩下陆凌川,他的报应也来了。

陆家已经承受不住再失去一个孩子的痛苦了。

即便前面的生活再难熬,也只能一直挨下去。

注定,孤独一生。

【大结局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我的新书《入蛊》已经在准备了。

简介:“为什么看见你我的心跳会控制不住的加速跳动?”

“原来是入了你的蛊。”

入蛊,也是爱你入骨的意思。

女主是首席催眠师,男主……暂时没想,他愿意做啥做啥。

记得关注我的围脖@二乔的乔小妹,开文了会通知。

感谢相遇,感谢陪伴,感谢支持,能得到你们的肯定,是我的荣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