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清穿之我是康熙嫡长子 > 第四章 我是哪家小少爷

第四章 我是哪家小少爷


  呆呆看着跳跃的火苗。程鹄现在想想还一阵阵紧张和兴奋,空间把陵墓收进去后留下那么大的深坑,不能叫坑了,又一个小山谷那么大了。好在出空间的地方离地面不算太高,不然摔也摔死了。还有谷口涌出来的那些清兵,要不是闪的快,差点跑不脱。
  不能在这久留,人家好好的祖坟就这么没了,是谁都得严查,更何况是皇家,那么多的言官在旁边蹲着呢,还不弄出点凶险预言来?那动静可就更大了。休息一下得赶紧离开。
  “不知道山里有没有猛兽,可别出来拦路啊,我可不好吃。”程鹄快速啃了两个鸡腿,向山下走去。一边走还对周围不知道存在不存在的猛兽拜拜,完全没想着给点祭品,毫无诚意,如果各路猛兽们要是知道会不会专门来凑凑热闹。
  在山林边上,程鹄偷偷摸摸观看一会儿,确定没人路过也没人蹲守,赶紧窜出草丛到官道上,装作认真赶路。
  也不知道程鹄怎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还没走两步。另一半的树林里就跳出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拎起程鹄的耳朵。“兔崽子,我看你往哪跑。”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程鹄一下子懵了,脑子除了空白就是‘我是谁?我在哪?’
  蒙圈的脑子最终没抵过身体(耳朵)发出的疼痛警告。“唉唉唉”踮脚将身体尽量贴近那只正在做恶的手,以减轻耳朵的压力。程鹄有理由相信这个人就是想吃个卤耳朵。
  男人猥琐的脸在眼前突然变大,脸上的肌肉皱在一起,眼睛冒着凶光。“跑呀,还跑呀。跟你赵爷眼前还耍滑头,你个小鞑子,再跑打断你的腿。”男人将程鹄狠狠的摔在路边水沟,程鹄一脸摔进水中,一口腥气的水猝不及防的钻进了鼻子和嘴巴。一只大脚直接将程鹄踩进水里,狠狠的碾了碾。“下次再让你探路,敢给老子耍诈,老子就把你阉了送进宫里。要不就把你买妓院去。当兔爷,哈哈哈。你老子绝对想不到,他的宝贝疙瘩给男人压,早晚把你们一锅端咯....”
  男子像得了癔症一样唠唠叨叨。程鹄脑子已经炸了,脑袋中闪过好多画面,里边凶神恶煞的主角都与这个男人重合。程鹄心头涌上一股戾气,不知道是原主的还是程鹄自己的。小手紧紧的按住心口‘我会替你喝我报仇,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过实力决定行动,要想报仇,还是得伺机而动。
  “快点,再磨蹭抽你。”
  “好酒,真是好酒”男子晃晃悠悠走前面。刚刚在客栈只打了一葫芦酒,现在男人已经有七分醉了。也许是个好机会。悄悄拿起路边的石头,慢慢靠近。将脚伸到男人脚下将人搬到。骑在身上将石头狠狠砸向那锃光瓦亮的后脑勺。
  “咚、咚、咚”揪揪那老鼠辫,没反应。站起来踢上两脚,还是没反应。程鹄嘴角一翘,将男人拖进树林。程鹄没有注意自己现在的样子是那样的邪魅。就像人心里的那个恶魔跑出来了一样,想要将周围的一切撕碎。
  将男人脱光绑在大树上,臭袜子塞进嘴里。用那削铁如泥的匕首先在四肢上开了道口子。等男子醒过来。
  靠坐在树旁,捡起男人的衣物翻看着。找到几两银子,一串铜钱,一个小巧玉葫芦挂件,还有一只金簪....
  把玩着玉葫芦,葫芦是墨绿色的,虽然对这些玉呀宝呀的了解不多,但这葫芦一看就不是普通货色。只是为什么会在这个‘赵爷’身上呢?不过也好,便宜我发一笔横财。果然抢字是个好字。
  “唔”见男人要醒,程鹄将银子和铜钱胡乱塞到怀里,金钗和小葫芦搁空间先放着,没钱了再拿出来。
  “唔唔唔”男人瞪大眼睛,眼里即恐惧又愤怒。可能是没想到栽在之前一只脚可以碾死的‘蚂蚁’身上。
  那丝恶魔的笑又爬上程鹄的嘴角。
  “不要拿你那双死鱼眼的招子看着我,我会摁不住把他挖下来的。”
  “我也不难为你,只要你说了我想知道的,我就放了你。你可以点头或摇头。”
  “乖乖听话,我就把嘴里的拔出来。”
  “唔唔”
  “说罢”
  “你个小兔崽子,快把爷爷放了,不然有你好看。”男子的嘴刚得到自由就开始叫嚣,没有看见程鹄的眼睛不自觉眯起了。
  “噗”“啊”锋利的匕首一下扎进大腿。“你可以继续喊,你每喊一声,我就扎一刀。”说着微微用力匕首贯穿了大腿。“啊!啊!不干了,不干了,大爷饶命、饶命。”男人满嘴讨饶,眼里充满恐惧,只觉的后背发凉。程鹄眼神一扫,吓得男人赶紧说:“我都说,都说,你想知道什么。”
  “所有。”
  “我说,我说。我就是一个小混混,平时就靠盗墓、抢劫发发财。8年前加入了天地会,有一天带我入会的茅十八把一个孩子交给我,让我养着,说是个小鞑子,让看着别死了就行。再后来好几年也没再碰上过他。没有钱了,听巴三说北边鞑子的墓里好东西不少,就结队来了。在下到墓道时死伤大半,没法子就赶紧撤了。我说的都是真的,饶了我吧,我在也不干了。”
  程鹄挑眉“你也不知道我是谁?”
  “我不知道,真不知道呀。”男人惶恐否认,脸上因流血过多一片惨白。
  “好,我不难为你。”程鹄说着将臭袜子塞回男人嘴里,手起刀落将男人手筋脚筋全部挑断。
  “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会让你体会活着的痛苦。瞪我?那这对招子也不给你留了。”
  程鹄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好人,在现代社会都知道什么事犯法,但在这吃人的封建时代,想要保护自己就不能心软。
  作为现代人还是没有古人的生存意识,程鹄还是栽了。不过这次得了一个身份。不知道这次是福是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