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清穿之我是康熙嫡长子 > 第九章 筹钱差点引发血案

第九章 筹钱差点引发血案


  “糖葫芦,卖糖葫芦....”
  京城繁华的东市,荣赫穿梭在人群中,虽然很想好好感受一下这古风大街带来的乐趣,也没多做停留,而是直奔这京城最有名的饭店月云楼。
  当然了,荣赫不是来吃饭的。今天早上看着自己的装修图纸,暗暗盘算了自己所有财产,发现这个少爷当的好穷。听尔元说的月例也还没见着分毫。衣服配饰都是普通货色,值不了几个钱。目前来看,也就之前从那个‘赵爷’身上搜来的玉葫芦还算值些钱(赵爷还知道吗?就是那个虐待原主,被荣赫挑断手筋脚筋的那个天地会),于是想碰碰运气,来这富人区看看能不能遇上土豪。你问为什么不去当铺?去当铺什么东西能卖上价,而且这东西来路不明,不打算赎回,当然是给的钱越多越好了。全京城就这地有钱人多。
  “客官里面请。”
  一楼大厅基本已经做满了,而且没那些土豪。径直上二楼,环视一周,二楼也做了大半了。临街窗边桌有一个锦衣青年独自坐着喝茶,虽然不知道穿到是什么布料,但整个人显得贵气逼人。(你别问我怎么看出来的,我也不知道。)
  而且身后站着一个面白无须的小厮,让荣赫一下想到了封建社会的独一无二的产物——太监。看来这个人非富即贵,也不想奸猾的人,就这个人吧。
  荣赫装模作样的走向窗子,自认潇洒的拱手:“这位帅......兄台,介意拼个桌吗?”也没在意青年的反应,顺势做下,开始拿出无往不利的厚脸皮,施展搭讪绝技。“一个人喝茶显得有点孤单,我陪你喝吧。”拿起桌上的茶壶到了一杯,端起嗅嗅茶香,做一脸享受状,“嗯,好茶。兄台好品味。”
  “看兄台这天庭饱满,红光满面的,近日是要有好事发生呀。”
  青年听罢抬头看过来,这么一晃让荣赫觉得有那么一点熟悉的感觉。但没在意,继续自己的任务。“近来这是要发财呀!”
  “哦,怎么说。”荣赫听闻青年出声接话,眼前一亮。这接话了就是成功的第一步。
  “您这鼻翼饱满、横张,鼻头光洁,还隐约发黄,这是大财呀......”
  认真完成任务的荣赫没注意周边几桌的人在荣赫靠近的时候都警惕起来,而身后立那个面白无须的小厮却瞪大眼睛,一副见鬼的表情。
  青年不说话,只眼睛漾着许些光芒。荣赫觉得场面稍稍有点尴尬,但还是皱着眉头往下进行。
  “不过这财势怕不和,所以您这一段时间要保持平和。唉,这样吧,我这有一法器,是我祖上留下来的,能让人静心养气,最适合现在的你了。看你我有缘,赠与你留个仙缘呀。”荣赫说着从怀里摸出玉葫芦举着,虽说赠,但没有要递过去的意思。
  荣赫早就忘了自己十岁,现在这个样子非常滑稽,旁边桌子上的人憋笑到内伤。
  青年漫不经心的瞟过来,只见葫芦翠绿翠绿的底,飘着思思屡屡的金色,被阳光一照,像是周身有一光环,非常漂亮。突然神色一变,猛地立起身,一把夺过玉葫芦。周围桌子上的人也立刻站起要合围过来。
  荣赫呆了,这是遇到抢的了?这么大阵仗看来真是非富即贵呀。荣赫哭丧着脸,小心看到青年神色愈加严肃,怕惹上大麻烦,赶紧准备开溜。
  还没迈出两步,眼前出现一把大刀。荣赫怕怕的后退两步,转过身苦笑。“这宝物赠你化劫了,我还有事就不多留了。”看青年没有说话也没有放行的意思,心一横,做回座位喝茶。
  就在荣赫一边喝茶一边快速思考怎么脱身的时候,青年犀利的眼光扫过来,仔细的打量着。“你从哪得来的!”
  荣赫以为他想探来路发财,赶紧摆手道:“你看着葫芦的质地、这光泽、这金光.....这真是祖上传下来的,这样的宝贝可都是不可多得的。”(意思就是说,就这一个,别想第二个。)
  青年眼睛微眯,仿佛有一股杀气扑面而来,吓得荣赫一哆嗦。也许是死亡的恐惧,也或许穿越以后的害怕、惶恐等所有负面情绪一股脑的冲上心头,荣赫红着眼睛,像个赌徒一样瞪视这青年。
  “这葫芦不送了,今天没有一万两,别想拿走。要是想抢,就谁也别想要。”
  青年神色变换着,瞟了眼身后的小厮,小厮掏出一张银票,放到青年身前的桌子上。
  “这是一万两,你可以走了。”
  说罢低头不断摩擦着玉葫芦,嘴唇颤动。思绪飘远。这个和当年给承祜的周岁礼如此相似,这是不是就是承祜的,承祜是否还活着。
  回想刚刚少年的样貌,总觉得有一丝熟悉,心头一颤。“梁九功,刚刚的少年是不是有些面熟?”
  梁九功身子颤颤,心里哀叹终归还是发现了。梁九功跟随康熙多年,自然是知道康熙年幼时的样子,今天见到这个少年就惊呆了,连这少年的诸多动作都没有来得及做拦截。“回万岁爷,奴才看着是有些面善。”梁九功一边说着一边留意,嘴唇颤颤,没有继续说,打算蒙混过去。
  康熙头也没抬,声音不大,但蕴含着无限气势“说!”
  梁九功吓得面色一白,‘咚’的一声跪下磕头“奴才该死,皇上恕罪”梁九功没敢抬头颤声道:“奴才看那少年的眉眼与万岁爷相似,尤其像少年时的万岁爷。”一时间周围一片静谧,连那不知情的经过二楼时都不自觉的放轻动作。
  “当年朕护送太皇太后去宫外疗养不在宫中,那些该死的天地会贼子趁机作乱,导致皇儿被掳,朕却为了稳定局势不仅未敢声张,还宣布皇儿夭折。皇儿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都是朕的错。”
  “是朕对不起承祜”
  “去查,我要知道他的全部资料和这个葫芦的由来。”青年低着头,让人看不清此时的神色。下巴处有一滴眼泪无声坠落。
  “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