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162章(美食章)鸡蛋灌饼,秘制辣椒酱

162章(美食章)鸡蛋灌饼,秘制辣椒酱


  而且随着无相真经的提升,练武天资对他来说已无意义。

  除去葵花真经这种几乎是女性限定的武学,大多数武学他都能练,也能入门,包括烈阳真经都不例外,就是对他的实力没甚增强作用。

  因为它们的实际效果与无相真经差得太远了。

  就像烈阳真经外的武学,对秦大小姐主要是起参考作用。

  她真去练奔马桩,练得再好都用不上。

  顾恪也是如此。

  神念的强大让他思维速度极快。

  文典在这些日子大量记录技艺、武学后,已升到40+级,特性博闻强记+4,能让他快速记下多门武学的每字每句。

  战册对武技的综合收纳功能可以理清思路。

  这三者综合起来,再由书房特性灵光一线+1引导,就能朝既定思路快速推进。

  房子他只需要理解已有武学,那种天生悟性自带的灵感有没有都无所谓。

  ……

  三月到来。

  顾恪并没有急着出摊,而是带着两小,开始耕作山下的普通田地。

  去年冬季种下的紫麦已收了,此刻种植的是胭脂稻。

  现在山谷里人少,库存的一般异种粮食也还够,所以今年起普通田地每轮都种植同一种粮食,方便管理。

  小满和小萍儿的农学也到了40+级,到50级也不会太久。

  等拥有了自然亲和,她们日常管理田地的效率会高很多。

  这样普通田地的规模还可以再扩大一点点。

  播种、收割有血气辅助,脱粒加工可以交给加工坊自动完成。

  他们三人的工作量不会增加多少,换来的却是普通粮食产量倍增。

  顾恪隐有预感,随着大变持续,多囤积一些粮食种子,能救更多的人。

  说到总产量,仙田终究不能与山谷的普通田地相比。

  一块仙田也就二分地大小,十倍增速后总产量比三亩普通田地高一些,不会超过四亩。

  二百亩普通田地,总产量堪比六十亩仙田。

  目前他才激活到八号仙田,总面积一亩六分而已。

  仙田还需要魂源激活,九、十号他都有点肉疼,暂时不敢想。

  还是普通田地简单,开出来就可以种,不需要任何魂源,只是需要额外增加些肥料。

  畜牧场那里每天产出大量的牲畜粪便,不用来堆肥也没其他作用。

  堆肥产出金坷垃的工作,也可由加工坊自动完成。

  不过每次要花费十天时间,加工坊产出也是十天的总和——金坷垃百斤一份,每天五十份,十天就是五百份。

  自动加工一次,便能满足整个山谷三个月的使用量。

  顾恪还在仓库里备下了一批金坷垃,可搭配异种种子、作物交易或赐福。

  漫漫春日里,玉龙山谷的气温已到了二十度左右。

  之后几个月时间,它还会一点点升到三十度出头。

  对众人来说,这种天气已经足够温暖。

  早上练武、种地后,小满对近午阳光很是心动,果断提出要河边野炊,解决午饭,下午休闲活动便是游泳。

  怕是你觉得柏姐姐打瞌睡,就不会再被按在河里抽后豚肉吧!顾恪心中想着不着调的事,头已点了下去。

  好吧,他也有点“XX不在家”的那感觉。

  这几天三人大概维持着和以往差不多的饮食起居习惯,多半还是小萍儿这小管家的功劳。

  她就是那种习惯了,很久都不会变动的老实人。

  顾恪则是随便,这几天在学习武学基础知识,没想过改。

  小满却适应了“柏姐姐打盹中”的这事,活泼的天性就蠢蠢欲动起来。

  而且没柏姐姐,顾恪除正经事外,不会干涉她平日行动,小萍儿更是随着她。

  春风日熏,草长莺飞,不正是玩耍的好时光?

  春日野炊的话,烧烤是很合适的。

  但三人吃烧烤的时候太多,如今倒成了补充选项——正餐没吃过瘾,再补上几十斤肉的那种。

  顾恪随口就说了句:“那就和下午茶一起吧。”

  小满顿时好奇:“下午茶不都是小点心么?”

  “鸡蛋灌饼也是点心啊。”顾恪笑了起来,想起小时候去春游,大家带的还是家里烙的饼子或馒头,再带点咸菜之类的。

  能吃上面包饼干,那都是家庭条件很不错的人。

  非但食物如此简陋,饮水也是如此。

  大多数人都背着一个家里的军用水壶,基本都是65式的。

  圆滚滚的铝质壶身,外涂军绿色,配上同色挎带,加一个酱色酚醛塑料螺纹盖子,盖子还连着根细绳。

  不少人家里就是白水或白糖水,条件稍好的可能是麦乳精或蜂蜜水,能灌几玻璃瓶汽水进去的少之又少。

  当然,那时孩子的快乐也很简单。

  没有手机、平板,不用上课,但春日的校外哪儿都是最好的游乐场。

  比如顾恪记忆里,小学时最常去的春游地点就是……烈士陵园。

  老师带着大家到陵园的烈士墓碑前参观致敬后,就可以在陵园外的公园玩耍了。

  那时的烈士陵园在城中心,还是公园的核心处,风景还很不错。

  偶尔换个地点,那就去……县上的烈士陵园。

  收回思绪,小满和小萍儿已经在忙活了。

  先用冷水热水各一半和面,再合到一块儿,醒面一刻钟。

  再拿出醒好的面团搓揉光滑,拉成条,等份捏断成剂子,再揉圆。

  一个个白白胖胖,光光滑滑的很像小满,总之就很可爱。

  再用面粉二,油一的比例,调成油酥。

  这时再来对付那胖嘟嘟的白胖子们,将它们擀开,靠中略厚,边缘略薄。

  再将油酥刷在面片中间,留出边缘,两两相叠,捏合边缘。

  两张面片合为一张厚面片,再次擀开,让其变得更薄更大,但不能破掉。

  边缘处要留一点,不能全擀,这是避免把两层面片中的油酥压出来。

  云纹鏊的“孪生兄弟”黑锅鏊再次登场。

  烤炉生火,调整到小火,放上黑锅鏊,刷油后把比小满上半身还大的面饼放上去。

  小满的手艺很准确,面饼差一寸就能铺满锅面的样子。

  十息左右,底部大致定型,立刻翻面,以免单面受热过度,锁不住饼内空气。

  如此重复方面数次,面饼内部空气膨胀,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半圆状“气球”。

  小满感觉有趣,拿着手指轻轻戳动,那球就颤巍巍地轻晃着:“咦,这个有点好玩啊。”

  顾恪正用葱花、油、盐、鸡蛋调着蛋液。

  闻言侧头,看到那颤巍巍的球体,若有所思地点头:“好玩归好玩,戳破了我这蛋液可不好灌进去。”

  小满咽了口唾沫:“那就赶快灌蛋液吧,我已经感觉到饿了。”

  顾恪失笑,将刚调好的蛋液递过去:“那就你来倒吧。”

  小满一把接过,血气微动,就在鼓起的白面球上斜戳出一个洞——直戳容易被饼里的热气喷一脸。

  拉开一些,将碗口朝里一倒,再向上拉起。

  蛋液在空中拉出尽尺的丝线,灌注进饼内夹层。

  小满手腕轻甩,碗中残留的一点蛋液就被准确地甩进了开口中,一点都没漏出。

  顾恪无语:这手法,上一世那些老师傅看了肯定会暗骂作弊。

  人家都是老老实实凑着灌,姿态朴实无华,但不会出漏出来。

  小满这就有些炫技的意思了。

  好吧,或许是自己讲做菜时,不小心掺进去了一点《食神》、《金玉满堂》的内容。

  这两部电影的导演一个是徐克,武侠片大佬。

  一个是周星驰,对功夫片相当喜爱。

  拍的是美食片,最后动作效果却带着武侠与功夫的韵味。

  起码金玉满堂里厨师的菜刀,远比2021年的武侠剧主角的长剑更凌厉飘逸。

  食神里干脆连厨艺的来历和名字都是武侠小说。

  而小满,是一名武宗。

  她无需吊钢丝就能横行天空,血气控物也有三分御剑的模样。

  完成电影里那点小花哨的手法,真是大材小用了。

  但她也是个实在人。

  好吃永远是最重要的,耍帅只是顺带,绝不为耍帅影响食物品质。

  灌完一大碗蛋液,她手掌轻翻,恰到好处地将面饼翻面,没让蛋液漏出来。

  蛋液受热凝固,封闭了那个开口,瘪下去的表面又鼓了起来,却不如刚才那么硕大。

  来回翻动数次,让饼两面都出现点点焦黄色,这张鸡蛋灌饼就算做好了。

  接下来就开吃……是不可能的。

  小萍儿那边已用三肥七瘦的前腿肉切碎成略粗的馅,保留一定的颗粒感,再加入糖、盐、酱油、土豆淀粉、鸡蛋,搅拌均匀。

  压成厚度半寸不到的长条,再用葵花血气进行快速降温。

  以前都是柏素清用碧海劲干这活的,现在柏姐姐去当睡美人了,小萍儿自然得顶上。

  葵花血气偏阴柔,却并不以冻结见长。

  好在她已晋升武尊,又参详过碧海劲,以葵花仿碧海,也能有个三四成效果。

  对付同等级的武尊未必好用,收拾些没有防护能力的食材绰绰有余。

  见黑锅鏊空出来,她就端着盘子过来,将长肉条切段放上。

  小火慢煎,定时翻面,不能太要,只须两面呈现出微微的焦黄色就可以出锅。

  顾恪拿过条煎肉段,摆在切开的鸡蛋灌饼上,再铺上一片嫩黄白菜心,卷起来就塞进小满和小萍儿口中。

  小满一口咬下,大眼睛顿时眯起,发出那种极度满足的吚呜声。

  小萍儿细长的双眼更是眯成了缝,同样满脸幸福地咀嚼着。

  焦中有点脆的面饼,滑嫩又有浓郁蛋香葱香的鸡蛋,混合着从煎肉段内部溢出的肉汁,以及白菜心的清香。

  口感丰富,香气浓郁,相互协调,吃着感觉很不错。

  堵住了两小的嘴,顾恪也给自己卷了个尝尝,还算满意地点头:这可比什么鸡蛋肉饼三明治香多了。

  反正中国的食物嘛,万物皆可卷。

  从煎饼果子到春卷,从烤鸭卷到老BJ鸡肉卷,都没有任何问题。

  想当初第一次吃老BJ鸡肉卷,他还表扬肯打鸡味道好。

  后来一想才恍然:美国哪儿来的“老BJ”?还是黄瓜条、大葱丝、甜面酱的经典搭配。

  这是中国这边改良做的好,跟美国那边的快餐没甚关系。

  小满还是那个干饭第一名,以小萍儿两倍的速度,就解决了第一个鸡蛋灌饼煎肉卷。

  才想去弄第二个,正在不紧不慢地吃着的顾恪开口诱惑她到:“还可以抹点秘制酱料,那样更好吃。”

  说着他手中就多出一个瓶子。

  小满一见那红艳艳的酱料,下意识手一放,就想捂住身后,口中惊呼:“这,这能行?”

  顾恪:“这是我专门做出来的“纯香微辣”版辣椒酱,一点都不辣。”

  小满一听,果断点头:“好,我要。”

  顾恪笑眯眯地将辣椒酱瓶递过去。

  小满拿起小刷子,唰唰唰地给又一块灌饼刷上薄薄一层红色。

  在黄中带白的饼面上,酱料红得明艳,还有明显的辣椒香味,她口水立刻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飞快拿过煎肉段和白菜裹上,啊呜就是一大口,咀嚼动作更是用力。

  第一口,那辣椒的香味融入,冲淡了煎肉段的油腻感,让她胃口大开。

  第二口,辣椒香味继续涌入,口腔里多出了一点辣感。

  第三口,辣味就超过了香味,猛烈的灼烧感骤然出现,在舌头和口腔黏膜上爆发出来。

  小满的嘴停止嚼动,瞪大双眼看向某人:“着久死泥所勒不拿?”

  顾恪随手把没咬过的半截卷饼在辣椒酱里蘸了下,淡定地塞进口中:“你看,真的一点都不辣。”

  小满:(>д<)!!!

  小萍儿:╮(╯▽╰)╭

  事实上他真没撒谎。

  辣其实是一种痛觉,而不是味觉。

  无相真经到了500级后,他吃最初的朝天椒有明显的辣感,这辣椒酱真就是微辣,更多是辣椒的香气。

  小满没直接蹦起来,就是很大的进步了。

  她武宗之躯的强悍是一方面,辣度明显地降低是另一方面。

  不得不说,酸麻辣都是肉食最好的搭配,能有效中和肉类的油腻。

  纯辣的小炒肉,麻辣的鸡鸭鱼肉都是最常见的家常菜,一个比一个下饭。

  酸麻的椒麻鱼,酸辣的各种内脏爆炒,乃至糖醋麻辣兼备的小龙虾,也是各地馆子广受欢迎。

  辣味之下,皆是百吃不腻,越吃越爱的好菜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