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164章冰雪城,圣山崩裂

164章冰雪城,圣山崩裂


  两小并不意外。

  早在白苇村那次,顾恪就用神念指引过她们突袭浪老大,如今不过是将“虚拟锁敌地图”升级换代了而已。

  她们不是柏素清,对他偶尔表现出的神异不会想太多。

  比如这种实时同步更新的“虚拟锁敌地图”,她们就没想过他是否拿来干过别的。

  照小满的逻辑:哪怕不用这个,他不也是想看什么看什么?何必多此一举。

  在他神念指引下,两小低空滑行而去。

  这次要抓的人有亿点点多,越早弄出动静,多跑掉一个也是亏。

  所以悄悄地进城,出声地不要。

  顾恪大致了解了这城里的情形,此次仍选择以黑煞掌搭配粮食交换个人技艺。

  只要百姓位于庇护范围内,心中同意交易,就能得到武学和粮食。

  这些百姓都被弥漫城中的微量诡雾长期侵蚀,虽情形还不严重,但身体确实虚弱了不少。

  等虚弱到一定程度,他们就会变成诡人,再变成诡物。

  就顾恪神念范围内,这座平原上的大城就超过二十万人口。

  如此巨量的诡人、诡物出现,北漠国怕是要头疼了。

  在他沉思时,灯光笼罩范围内的外族百姓感受截然不同。

  系统之力庇护下,诡物妖魔的力量皆受压制。

  他们体内潜藏的那点点诡雾简直不值一提,瞬间就烟消云散。

  没了诡雾,他们瞬间感觉脑袋一清,体内也没了那种阴寒感。

  再想起这些日子来,城里发生的各种事情,自己居然视若无睹,甚至积极参与,不由得心头发寒。

  无须言语,这些外族百姓便知是顾恪救了他们。

  得到黑煞掌灌顶,以及大堆粮食后,人们一片片跪下,胸口划着十字,口称天父仁慈。

  顾恪轻哼一声,声音直入他们意识,震得他们头晕眼花:“吾名天工,勿要乱叫。”

  天工角色就是这点好,一看就霸道无比,说什么是什么。

  不服?上来挨一锤试试。

  众人立刻改口,但划着十字的动作却没法改——他们这里就是这样行礼问候的。

  顾恪没说什么,名字叫对了就行,什么礼节并不重要。

  感激之心足够,那便是上厕所时祷告也随便他们。

  而范围内的天灵教徒们,则统统被系统镇压得无法动弹,天人相合叠加,让它们连出声警告都做不到。

  范围外,天人相合全力蒙蔽天灵教徒的感知,让他们下意识忽略路边摊的存在。

  获救并得到了粮食的百姓们欣喜若狂了,好一阵才如梦初醒。

  很多人走出家门,就朝路边摊所在行来。

  这些人发色黄、红、灰、黑,瞳孔大多带蓝和绿色,皮肤白皙,鼻梁高耸,赫然是大武口中的外族。

  顾恪并不意外,因为这次出摊地点是极北冰域,冰雪之城。

  此地距离大武最北的北漠国都有上万里之遥,是路边摊首次投影的区域。

  看着悄然出现在城中那栋高耸巨大的竹楼,前来的外族人面上都显露出又敬又畏之色。

  但他们还是忍不住,想离得更近一点,瞻仰“神迹”。

  有批量自动交易,顾恪不用招呼他们,对这些百姓行礼参拜,口中感谢的行为视若无睹。

  天工的威慑力足够强,没谁敢上来废话。

  瞻仰感激后,百姓们纷纷回家。

  不少人家里都有病人,拿到异种粮食,当然要赶快救人。

  参拜天工,是极北外域某主要教派的规矩。

  凡事都要先感谢神的庇佑和赐予,吃饭前都要谢那谁赐予了食物,哪怕这食物是他们自己劳作所得。

  因此哪怕家里有人等着救命,他们也要来这一趟,以免对“神”不敬。

  ……

  在另一边,小萍儿出得庇护范围,整个人影无声无息地溶入黑暗中。

  葵花血气,无形无相,无声无息,暗杀突袭堪称一绝。

  既然顾恪说了都抓回来,那自然一个都不能放掉。

  无形的夜风微微调整方向,直奔城中某处大庙而去。

  庙中数百人正聚在大殿前,对着一座诡异的神像祭拜着。

  其中有很大部分身穿黑、白袍服,各自在腰间、袖口、衣领处绣有金纹。

  毫无疑问,这些就是天灵教教徒,其中还有不少祭司和主祭。

  而那神像体型类人,却没有五官,只有诸多眼睛与肢体,胡乱“长”在躯体上。

  大殿侧面上百具成年男女的尸首就扔在那里,无一例外都是脖子被割开,体表苍白,失血过多而亡的模样。

  他们的血在不久前都被放进了神像面前的一个大鼎中,消失不见,淡淡的绯红诡雾就从鼎中弥漫出来。

  天灵教徒们纷纷张大口鼻,吸收着这血色诡雾,脸上露出迷乱怪异的笑容。

  就在这群人(女干)享受着诡雾入体的愉悦感时,无形的夜风悄然而至。

  “天灵教,都该死。”一声轻微却冰冷的话音落入他们耳中。

  不待这群天灵教徒反应,无形的风变成了墙,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

  到了喉间的呼喊声,硬生生又被压了回去。

  咔嚓声中,他们浑身上下的骨节被巨力碾碎,然后无数阴冷丝线贯体而入,如活物般在体内游窜起来。

  天灵教徒们瞪圆双眼,可口鼻处的压力并未散去,径直了绝大部分的空气进出。

  这样自然是发不出叫喊声的,只有细密又急促的呼吸声,证明他们还活着。

  此刻的他们多处粉末性骨折,体内葵花血气肆虐,浑身抽搐,有口难言,连哼唧声都发不出来。

  小萍儿最恨的就是诡物,以及与其有牵连的人(女干),天灵教更是打过不止一次交道了。

  每次都是下了最黑的手,方能稍解心头之恨。

  此刻这些天灵教徒看似身体完整,实则浑身肌肉正一点点地被葵花血气吞噬。

  这不是致命伤,却要时刻承受千刀万剐的痛苦。

  一下杀了他们,才真是便宜了这些人(女干)。

  细若蛛丝的葵花血气想吞噬一个人的生机,起码是十天起步。

  小萍儿晋升武尊后,对血气控制更精妙入微,这个时间就增加到了一个月。

  但这些人收摊前就得干掉,只受两个时辰不到的折磨,真是便宜他们了。

  一举镇压了此处天灵教的重要据点,她的视线落到那口大鼎和神像身上,就想出手毁掉。

谷</span>  “暂且留着,以免惊动其它天灵教徒。”顾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按捺下了冲动,转身而去。

  察觉到这点的天灵教徒们面露惊恐与绝望之色。

  若是大鼎被毁,他们或许还有一线机会,等待其他教徒救援。

  现在?他们只能看着那大鼎和神庙消失在飞快后移的视野中。

  小萍儿返回路边摊,身后是被葵花血气束缚着一大堆人。

  顾恪只是抬手示意了下楼内,神念传音过去,让她不必现身,把它们扔进路边摊就行。

  小萍儿远远将数百人抛进大门,转身又朝下一处天灵教据点而去。

  今晚要抓的人(女干)很多,除了天灵教徒之外,还有不少与诡物勾结的败类,她不想放跑哪怕一人。

  而在聚拢来参拜的百姓眼中,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幕就匪夷所思了。

  他们只见那高大凶悍的老头一招手,数百个人影就连成串地飞进了楼内。

  小萍儿可不想摔死这些天灵教徒,那太便宜它们了,因此最后落进门的速度并不快。

  百姓们能清晰地看到那一个个纹着金色条纹的黑、白袍。

  尤其是那几个白袍主祭,被诡雾侵蚀的他们最近见过的次数不少。

  不少百姓失声清楚:“尤克伦主祭。”

  “塔纳坦主祭。”

  “杨克斯主祭。”

  咦,居然有不少人认识这些天灵教徒?顾恪挑挑眉。

  略微感受了下这些人的情绪,他才恍然一笑:原来是在被侵蚀时,见过这几个主祭在城里举行血祭么!

  四周大呼小叫声陡然一顿,不少人更是膝盖一软,又跪回了地上。

  没办法,天工这个笑容太可怕了。

  就像普通人见到五百斤的老虎朝自己咧嘴般,充满了杀气。

  顾恪随手从仓库中取出绳索,正是上次绑过千毒蛟王的那一条,优点就是……很长很结实。

  将那五个白袍主祭从天灵教徒里抓出来,一巴掌抽碎了他们的下颌骨,再塞进去一坨金坷垃堵嘴。

  最后以四肢倒捆的姿态绑成一串,悬挂在了路边摊的二楼上,随着他们的抽搐晃晃悠悠。

  几个主祭关节才被小萍儿打得粉碎,此刻又被绳索捆扎成一团,体内的葵花血气还在钻个不停,简直痛不欲生。

  相比之下,嘴里的金坷垃倒是最好的待遇了。

  但呼吸太用力,那油腻腻臭烘烘的金坷垃就会朝喉咙深处滑,感觉跟吃shi也差不多。

  做完这一切,小满也回来了。

  她也没露面,远远听到顾恪神念吩咐,招手示意,也把卷在身后的一票天灵教徒扔了过去。

  不过她的手法明显比小萍儿糙太多,垫底的十来个黑袍祭司口吐鲜血,眼见是不行了。

  顾恪没责怪她什么。

  黑袍祭司这种杂鱼全杀了也就那么回事,小萍儿留活口只是想出口气。

  小满帮她留或不留,倒没甚关系。

  还没用完的长绳再接再厉,又把刚“到货”的两个白袍主祭废了下颌,塞上金坷垃,绑上吊起。

  所有动作行云流水,就跟无数次用铁线藤捆扎竹屋差不多。

  七个主祭像农民家墙上挂着的玉米棒子,变成一串在那里晃悠。

  周遭的百姓们都激动了。

  天灵教控制了冰雪之城后,这些白袍主祭有恃无恐。

  这一个月来在城里大搞血祭,百姓们多少都见过几次。

  得到了系统庇护后,被迷惑的心智恢复,记忆里的血腥场面却更加深刻。

  它们仿佛在告诉他们,危险依然存在。

  但他们又不敢上前找顾恪说什么——天工的容貌气势比天灵教那些人更让人敬畏。

  此刻见到他手一招,就“抓”来了两批天灵教徒,其中还有七个白袍主祭,百姓们激动了。

  原来这位气势强悍,让人畏惧的老人居然在捕杀天灵教徒。

  冰雪之城有救了。

  不少人还没爬起来,又激动地跪好,口中不断念诵着祈祷词。

  祈祷词里偶尔习惯性地出现天父,顾恪就当没听见。

  他刚才已经亮出了天工的名号,这些人记着就好。

  口里念谁的名字倒真没那么重要,真正感激天工的人才会得到赐福,那时自会有更多人记住天工之名。

  突然,他面色一动,身影陡然在原地消失,出现在数百丈外。

  一个瘦高个男子刚换取到两大袋粮食,正背上肩头想走,就觉眼前一花。

  顾恪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铜铃般的双眼看来。

  瘦高个男子身躯一晃,扑通跪倒。

  顾恪俯视着这男子。

  只见他脸盘粗豪,胡子大把,双目深凹,灰蓝双眼中流露出惊恐之色。

  不过他身体的骨骼粗大,体内血气远超一般人,赫然是一名武夫。

  现在这男人却瘦得皮包骨头,“你刚才说,圣山崩裂,巨石王城已毁?”顾恪开口问到。

  瘦高个男子只觉声音在脑中回荡,虽不懂大武语言,却神奇地明白其中意义。

  这自然是天人相合与神念的作用,可以无视语言,通过意识交流。

  心中惊疑,瘦高个口里却没有任何迟疑:“是的,大人。”

  顾恪:“从头说来,这一切怎么发生的?”

  瘦高个男子瞥了一眼远处的路边摊,想到那一串被挂起来的天灵教主祭,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讲述起来。

  顾恪听着,只是偶尔追问两句。

  拦下这个瘦高个男人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用自身武学换取的粮食。

  虽是两门中品武学,却已是难得地实诚人。

  要知道,顾恪定向出摊这么久,换到的中品武学也不超过百门。

  这冰雪之城里,瘦高个男人还是第一个用中品武学换取粮食的人。

  而这男人是二轮四转实力,能算拿手绝活的中品武学,八成是自身的看家本事。

  这男人叫朱诺诺夫,来自北方万里之外的巨石王国,非是冰雪之城的原住民。

  他逃难来此,是因两个多月前,巨石王国更北方的乌拉尔圣山山脉发生巨震,崩开了一个巨大的豁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