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165章国灭报信,冰峰之秘

165章国灭报信,冰峰之秘


  这次巨震对巨石王国造成的直接损失倒不怎么大。

  毕竟那里多是木头房子,被震倒后原材料还在,重新搭一下就用继续用。

  但没多久,巨石王国北面就出现了大量的诡物,迅速蔓延到了王城巨石城。

  朱诺诺夫当时在巨石城南边数千里的某个小城里。

  有逃过来的朋友报信,说巨石城被诡物围攻,覆灭在即。

  他这才带着妻儿手下,与朋友们一起上路,集体朝南方的大武境内逃亡。

  极北外域比大武荒凉得多,除了巨石王城,其它小城都没多少人。

  这也意味着巨石王城一旦失陷,这片荒凉的外域就没太多能吸引诡物的目标。

  留在这里,就要面对数量众多的诡物。

  朱诺诺夫不过二轮四转,打打游诡白诡还行,遇见黑诡八成要扑,自然不敢留下。

  数百人在冰天雪地之下赶路,还遇见了几次妖诡。

  好不容易到得冰雪城,才发现这里已被天灵教控制,能进不能出。

  最后数百人死得死散得散,如今他身旁只剩下一个妻子和一儿一女。

  好家伙!原来你有八个老婆,十来个儿女?顾恪听到这些细节,不禁感到了亿点点凡尔赛的味道。

  沉吟片刻,见朱诺诺夫面色焦虑地朝妻儿所在的地方打量。

  顾恪随手一挥,额外用天符通宝开通了权限,将水上漂灌顶给了朱诺诺夫。

  再取出一瓶(十颗装)补血丸和一把朝天椒,塞到朱诺诺夫手中:“这是酬劳。将你知道巨石王国发生的一切,带到北漠国,你可以找镇山关守将雷坤,就说是我让你去报信。”

  话落,他再次使用神通万水千山,身影模糊、消失在朱诺诺夫眼前。

  朱诺诺夫握着手里的补血丸和朝天椒,感受着脑子里刚获得的水上漂和轻身特性,心中全是狂喜:有这些东西,自己一家终于不用死了。

  赶去北漠国报信更是无妨,那本就是他想去的地方。

  冰雪城这么大的城市都被天灵教悄无声息地渗透、控制,极北外域怕是没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

  不带着家人南下,留在这里八成也是等死。

  而有了黑煞掌和水上漂的特性加持,他一家人的体质、赶路速度都能极大提升,还有刚得到的宝药、异种粮食,一两个月时间就能赶到北漠国。

  好一阵后,朱诺诺夫从狂喜中清醒过来,不由对着高耸的路边摊跪下,虔诚地祈祷:“仁慈的天父,啊不,仁慈的天工大人,感谢您赐予食物、药物,还有保护我们的力量,您忠诚的信徒弗拉基米尔-伊里奇-朱诺诺夫愿向您献上最高的敬意……”

  顾恪的神念看到了这一幕,只是笑笑,就将这人抛到脑后。

  朱诺诺夫还能活着走出冰雪城,还拿到了巨大的好处,是他通风报信的酬劳。

  至于让这人去北漠,只是让大武那边有明确的消息来源,而不能单纯是靠神农示警。

  前者是事实,后者却可能被怀疑仙山心怀不轨。

  大武一庭四国怀疑仙山没什么,耽误了反应时间却很可能让更多人丧命。

  顾恪从没想过推翻大武统治,妖诡才是人类最大的敌人。

  他只是想帮助一些百姓,起码能吃饱能练武对抗妖诡。

  如今也只想增强人类的实力,在大变中活下来。

  大武的统治是否能延续不在于他怎么想,而在官府、宗派、豪门怎么做。

  别的不提,就说大多数百姓能有镇山关雷坤治下的安定,八成人都不会闹事。

  能活着,能正常地活着,谁非要去拼命呢。

  与朱诺诺夫交谈的期间,又是一大堆天灵教徒被两小抓回来。

  这时城里也终于有了动静,是小满那边漏了人,让某处天灵教据点有机会发出了示警高呼。

  这是迟早的事。

  小满只是武宗,更没有葵花血气这种最适合偷袭隐匿的武学。

  能到现在才漏人,本身已经很努力了。

  可惜高呼示警的天灵教徒本以为会得救,结果却没等待来援。

  没多久,小满拖在快被打死的他们到了路边摊,才知道想像中的援兵到哪儿去了。

  几名白袍主祭像串玉米棒子似的挂在楼上,一群教徒直接傻眼。

  先倒霉的,本就是最大最重要的那些据点,也是控制冰雪城的天灵教主祭。

  这几人都被挂起来了,其它据点再闹腾也没用,顶天跑掉一些杂鱼而已。

  顾恪不紧不慢地将新“到货”的白袍主祭也挂上去,让他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再从百姓中点中一批与天灵教无关的二轮武夫,让他们维持城内秩序,严禁任何人动手抢掠。

  又找了一批酒楼商铺的人手,在路边摊前架起大锅煮上紫麦甜面糊,并送去给全城百姓食用,补充血气。

  剩下的事就不用他管了。

  天工杵在这里,楼上还挂着一串堪比二轮五六转的白袍主祭。

  没有武宗实力,连上来开口的资格都没有,更没谁敢闹事。

  出摊时间快结束时,小萍儿和小满赶了回来。

  小萍儿当着众多百姓的面,将天灵教徒一一斩首示众。

  顾恪终于站起,满脸肃杀之气,吐气开声:“天灵教诡物所化,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见必杀之。”

  说着举起小铁锤,猛地砸向城中收缴来的多个血祭大鼎。

  咔嚓声中,血祭大鼎全部被震成了碎片,逸出大量暗红血雾。

  阵阵嘶鸣声中血雾中传出,本该让人闻之精神错乱,系统庇护之下却只剩单纯的难听。

  顾恪冷笑:“聒噪!”

  又是几锤过去,血雾和大鼎碎片化为齑粉,迅速褪色为灰白,最后变成无色,灰飞烟灭。

  另一边被小萍儿用小柴刀砍死的那些天灵教徒,也与普通人不太一样。

  它们没有太多血液,体内肌肉萎缩,只是靠着诡雾撑起皮肤,维持人类外形。

  一旦被斩杀,就有股股诡雾逸出。

  它们蕴含的力量层次远不如血祭大鼎释放的血雾,甫一露面就被驱散镇压,连制造噪音都做不到。

  冰雪城的这些外族百姓见状,倒没觉得天工凶残——反正被杀都不是人,而是诡物。

  天工手段越狠,越证明他是站在人这一边的。

  收摊时间到时,小萍儿提前一步,斩下最后一个家伙的头颅,将它的尸体和脑袋扔进楼内。

谷</span>  转身正好跟上取下灯笼和交易册的顾恪,合拢楼门。

  巨大的竹楼轻轻晃动、虚化,隐没不见。

  ……

  翌日醒来,三人带着萨兰珠在峰下吃早饭。

  小萍儿才问起了昨晚朱诺诺夫的事。

  她中间返回过两趟,见到他在问朱诺诺夫,就猜测会有什么事。

  随着出摊次数渐多,以及神农、天工的名气变大,他不会随意开口说什么、做什么。

  因为很容易引起百姓的误解,弄出某些“仙山宠儿”、“天厌之人”,并不是好事。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这话,是很有道理的。

  顾恪将乌拉尔圣山巨震,崩裂出巨大豁口,还有巨石王城即将,甚至已经陷落的事说了。

  小满眨巴着大眼睛:“乌拉尔圣山?这好像是大小姐提过的那个最北端的山脉吧,我们这里好像叫甚来着……”

  小萍儿立刻给大姐补上:“永恒冰峰。据烈阳宗秘典里记载,说是它阻绝了外界恶劣的环境,才能让大武安居乐业。”

  “对,就是这个。”小满连连点头,旋即疑惑:“这个恶劣环境,难度不是指的寒冷,而是……诡物?”

  顾恪咬了一口大肉包子,一边咀嚼一边点头:“未尝没有这种可能。”

  “你们应该记得,烈阳秘典上记载,数百年前是武祖赵光天带领亿万子民,长途跋涉,才找到大武这块适合人类繁衍生存之地,建立了大武皇朝。”

  两小齐齐点头,小满还捧了句哏:“这有甚问题?”

  顾恪手朝地下指了指:“然后他刚过百岁寿诞,实力巅峰期时突然消失,偷偷躲进了这里,想以邪术成就武神。”

  “他八十七岁才晋升武圣,为何如此着急就想着踏入武神?”

  “大小姐天赋异禀,自视极高,晋升武尊后也没有急功近利,反而打算用一二十年来突破武圣。”

  “赵光天当了十来年武圣,最多才打牢了根基,寿数也还有数百年,却急着谋划冲击武神。”

  小满果断捧哏+抬杠:“说不定他就是这种急性子呢?”

  顾恪咽下包子,灌下一大口热乎乎甜丝丝的豆浆:“按照秘典记载,赵光天建立大武的各种行事手段,这人冷酷自持,老谋深算,从不冒无谓的风险。”

  见小满有些迷糊,他换了个说法:“除非必要或不得已,他是不会行险的。”

  “以他这种性格,一百五到二百岁间冲击武神才正常。”

  “十来年?这真的太急了。”

  武圣寿数四百以上,大概是上辈子普通人的五六倍。

  他花十来年打磨根基,就像上辈子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花两三年积累资本一般。

  上辈子的商界大佬花上十年筹谋,完成将百亿资产的企业变成万亿的准备工作,都很正常。

  花一两年时间就想成事的,要不是骗子,要不是疯子。

  赵光天能建立并稳定大武,也绝不是喜欢投机之人。

  毕竟投机就是赌博,赌多了迟早有输的一天。

  像赵光天在冲击武神时赌了,就这一次便输得万劫不复,魂飞魄散。

  小萍儿隐隐明白了:“你是说,或许他早知永恒冰峰崩坏,诡物来袭的事?”

  顾恪颔首:“可能不小。”

  小满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懵懂:“所以呢?”

  顾恪忍不住手痒,伸手揪住她的包子脸:“所以大变已生,大武必须要全力应对从永恒冰峰崩塌后,大量涌入的诡物们了。”

  小满听了,脑子里突然到一事,不由追问到:“那熊家村会不会出事?”

  顾恪变揪为揉:“放心好了,今早一起床,我便将诡物肆虐极北外域,可能会一路南下的消息告诉熊家村了,顺便把战册技能也教给了他们。”

  说到这里,他不忘对小萍儿也说了句:“你表姐那里我也给了这个。”

  小萍儿笑着点头,对他提前做好一切全不意外。

  报答什么的话自不用提,她早就下定决心,要给他好好干活的。

  她表姐王小麦所在的浪涛寨在北漠国,却相对靠南,还有船队。

  情况不对,随时可以集体乘船南下,比一般村寨安全得多。

  顾恪传递消息的途径,自然是因果钱赐福。

  好消息坏消息,总好过没消息。

  之前消息不明,他只能含糊地说声大变已生,如今却可以点明是永恒冰峰出了问题。

  即便这不是大变,也至少是大变起始的征兆。

  非但大武的诸多势力可以正式开始备战,他也不用再琢磨事情到底会如何了。

  应付不过极北外域涌来的诡物群,那人类就没了以后。

  人类失败,玉龙洞府或能独善其身,但成为这世界“极少数”族群的感觉绝不会愉快。

  事实上,刚才他已用因果钱赐福的方式,朝诸如秦大小姐、太平寨、浪涛寨、凉山寨、镇山关、千泉城、曲江府城等等地方传去了消息。

  也就是说,一庭四国的大城都有份。

  用不了几天,这消息就会成为大武高层众所周知的秘密。

  更多的事,他也做不了。

  统合人类的力量,齐心协力,抗击诡物,真不是一声令下就能做到的。

  想想上一世,美国身为第一强国,面对“流感”还不是一塌糊涂。

  国家的上下层割裂,上层为了政治利益,公然放开防守,让“流感”肆虐底层平民,以此来扯对方后腿。

  到了大武,哪怕神农和天工是真神仙,也没办法杜绝此类事件。

  只有完成集权,又有充分手段和良好制度的国家,才能压住少数不和谐的声音,维持局势。

  当然,也仅仅是维持。

  真正的胜利只有“流感”失效,或彻底过去,否则对社会的影响将会一直持续。

  到了大武这里,那必须是人类实力暴涨,能反向压住,乃至彻底解决诡物。

  在此之前,混乱无可避免。

  小满闻言却放心了不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