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眼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眼小说网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320章琴笛合奏,柏姐姐学乐器

320章琴笛合奏,柏姐姐学乐器


  翌日,小萍儿满脸无奈:“大姐,说好了啊,就合奏这一次。”
  小满抱住她:“先试试,你肯定会喜欢上那种感觉的。”
  小萍儿点头,心里却在嘀咕:杀点妖诡而已,换种方式又有多大区别?
  说起来,无论诛杀妖诡还是在洞府里干活,对她都是一种勤奋工作的习惯。
  就像她看书也不是为了提升品味,只是想多学点有用的知识。
  因此哪怕昨日被小满抓住,吹嘘了半天弹琴杀诡的有趣和壮观,小萍儿也没太多激动。
  只不过这么多年相处,她一见小满这架势就知这趟“陪玩”是跑不掉了。
  不满足小满这一点“小要求”,那后续会被纠缠更多时间。
  小萍儿果断选择了最正确的解决方案——立刻答应下来。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满足小满最坚持的“玩兴”,剩下玩多久,怎么玩就可以商量了。
  这时的小满也会见好就收,不会得寸进尺。
  小萍儿侧头看看身旁仍然使用天残角色卡的某人:“等下要是出了错,还是你来?”
  不待顾恪回应,小满已经帮她拒绝:“不用担心,这次我们离城远一些,收着点力就出不了事,不用他帮忙。”
  小萍儿哑然:好吧,看来是一点空闲都偷不得了。
  说话间,小满已经急不可耐地将琴取出,放在面前的小几上。
  这次三人一起出来,索性用了一件飞舟战器,几凳齐全,小满自然不必把琴放膝头。
  小萍儿则是拿出一根紫竹长笛,放到唇边。
  顾恪化身“艄公”,御使着飞舟,靠近了西边战王万仞山庇护的城池群。
  前方妖物群中已注意到这艘突然现身的飞舟,好几头妖王转向飞了过来,妖气四溢,张牙舞爪,就要把这飞舟轰成碎片。
  小满手指落下,清脆悦耳的琴声响起,充满了欢快的气息。
  小萍儿的笛声紧跟而上,穿插在琴声中,更显俏皮。
  今日这一首曲子却是《欢沁》,本是琵琶曲,现在被顾恪魔改成了琴笛合奏。
  其杀伤力远不如《筝锋》,但更合适小满和小萍儿这两个新手。
  出发之前,他就与小满约法三章,阳关三叠、十面埋伏、胡笳十八拍这些大杀招统统不许用。
  本就只是顺手帮忙,过过瘾就行了。
  而且有他当“艄公”,两女专心演奏,威力差点也无妨。
  随着《欢沁》响起,冲来的几头妖王身躯顿时摇晃起来。
  琴笛之声像是看不见的大手,将它们体内血气挑动得一抖一抖的,哪儿还能发起进攻。
  察觉到音攻法的诡异与凶险,这几头妖王立刻朝下落去,同时掉头就跑。
  大战中的聪明妖诡永远不缺,尤其妖王和血诡这种中层头目更是警觉。
  它们既不似小妖小诡般的纯炮灰,上面却又有虚诡、妖皇压着,不得不在第一线厮杀。
  脑子笨的,警惕性不够的,自然死得最快。
  能活到一个月后的蠢货屈指可数。
  可惜今天两女是带着“司机”来的。
  顾恪操控飞舟,追着它们就来了。
  几头妖王的逃跑不光没有拉开距离,反而越逃双方隔的越近。
  越近琴笛之声的威力就越强,追在屁股后连续来上十数息,它们那能硬抗战器多次的坚实身躯起不到任何防御作用,变得软绵绵。
  摇摇晃晃中,它们掉了下去。
  而地面上的妖兵妖将们早就躺下,如同喝醉般打滚爬行,却难以远离。
  欢快的曲子里,一叶飞舟就这样绕着圈,追着妖物们,强行魔音灌脑。
  妖物们的表现比昨日北森城的诡物们要好一些,大多数都还能在地上蹬腿儿,小部分还能爬几步。
  可这改变不了它们的下场。
  城池中的守军是知晓昨日北森城出现神秘的弹琴者,团灭大批诡物这事的。
  今日神秘人变成了三位,乐器也多出了笛子,但效果却查不到。
  见状立刻大举出击,疯狂收割躺了一地的妖物群。
  头顶的一叶飞舟绕着圈,始终不曾远离。
  最多随着距离远近,清脆悦耳的乐声或大或小,对妖物的压制效果一直保持。
  皮糙肉厚的妖物们杀起来,比诡物费力得多。
  那飞舟和乐声就持续了近一個时辰,直到妖物最密集的所在被清剿一空,才悄然消失不见。
  西边城池群的人们有什么感觉,对顾恪来说不重要,对两女也不重要,反正与北森城那边也差不多。
  小满只是拉着小萍儿,追问以音攻法杀敌的感觉,或者说寻求认同感。
  小萍儿对小满还是很好的,没有故意隐瞒或说反话,老实地承认感觉不错,也挺新奇。
  但,也仅此而已。
  小满很遗憾,这意味着小萍儿不讨厌,但也不是太感兴趣。
  非要拉着她再去玩不是不行,可那就没意思了。
  小满这么些年“熊心”不断,却不惹人讨厌的秘诀,那就是适可而止。
  感兴趣大家就一起多玩玩,别人不感兴趣,她也不会老缠着。
  她始终认为,共同爱好才是玩得开心的前提。
  像大小姐就很是和小满玩了一段时间,就是兴趣来得快,转移得更快。
  后来小满就会隔几个月,找到新乐趣,再去拜访大小姐,邀请同玩。
  两人这种“同玩”久了,都形成了惯例,基本半年一次。
  大小姐和小满甚至会为彼此留出十天半月的“假期”,连顾恪都会被“排除”在外,默契得很。
  这连续玩了两次,小满的兴奋劲也没那么大了,索性去找萨兰珠,让她帮忙改进制造点乐器,适合小满自己使用。
  为何不让顾恪帮忙?因为这是实验性质的“玩具”。
  小满自己都不确定要弄什么,那找萨兰珠这个府灵最合适。
  反正萨兰珠设计图纸很快,搞加工制造更是只需一个念头,工坊和加工坊就会开始制造。
  再说跟小萍儿出去玩了,也该找萨兰珠玩玩,小满一向如此“公平”。
  柏素清?小满倒是想找,可惜闭关时间有点多,不容易碰上。
  她打算过些天,弄好了乐器,再去找柏姐姐献宝。
  就在小满与萨兰珠一起捣鼓新乐器时,柏素清正侧卧竹榻,啜饮了一口清茶。
  这才神态慵懒地说到:“你又给那丫头找到新玩具了,她过些天肯定会来找我炫耀。”
  顾恪摩挲着白玉蒲团般的所在,口中轻笑:“我不给她新玩具,也到了她来探望你的时候了。”
  顿了顿,他继续到:“你这次沉睡了一个多月,小满和小萍儿都找我问过几次,确定你何时“闭关”结束,要大家一起聚餐游玩几日。”
  柏素清叹了口气,视线投向开阔无垠的大海:“修炼一途,有进无退。到了武神境,谁又能忍住真血天性,不去修炼呢?”
  说到这里,转头看向他:“再说了,得到几千上万年的寿命,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这点代价已经很小了,不是么?”
  顾恪无法反驳这话。
  为了多活几十上百年,原来大武的权贵们也是想尽办法。
  武祖赵光天甚至不惜借助玉龙山谷的天然地势,建造了血祭法阵,也就为成就武神,多活个几百年而已。
  真能让自己多活几千上万年,怕是有人不介意血祭亿万人。
  反正对他们来说,老百姓死了一批,以后还能再生出来就行。
  “对了,这两天你教两个小丫头学乐器,学得很开心吧?”柏素清说着,一只手放了下去。
  顾恪嗯了一声,感觉这问题有些突兀。
  柏素清的那手却如同拨弦般,轻柔绵密:“我想想,好像当初也学过一点琴技呢。”
  顾恪倒吸一口凉气:“这……”
  不待他评价,柏素清的手又变化了下,如按孔般灵巧无比:“可惜,没学笛子。”
  顾恪轻咳:“无妨,基本功也就是气、指、唇、舌,一一来过就好。”
  柏素清白了他一眼:“莫非你已经找小萍儿试过了?”
  顾恪连连摇头:“这个却还未曾教过。”
  柏素清轻哼一声,纤手一拽,顿时游鱼入海,深潜而下。
  血气勃发间,她的鼻息粗重起来:“比起沉睡,我觉得这代价还不错,万年间如此渡过,倒也不算无趣,你觉得如何?”
  顾恪揽住那团团白玉凝脂,牢牢控在手中,避让它们跃出:“柏姐姐说的,那便没错了。”
  顿了顿,他贴在那圆润的耳边低声到:“不过,这乐器之法柏姐姐你真不再学一下?”
  柏素清扭身重重在他小腹撞了一下:“那就看你的修行表现了。”
  第三日,容光焕发的柏素清与顾恪携手,出现在南方的书山学海处。
  比起地势平坦开阔的西北二地奇境,位于南海深处的书山学海万里之内,只有十来处大岛建立了福地城池。
  因此,这方聚集的妖物要少得多。
  顾恪揽住柏姐姐圆润丰腴的腰肢爱不释手,口中调笑到:“今日是弹琴还是吹……哎呀!”
  却是说到一半,就被她的手掐掉了下半句。
  柏素清面色淡淡地收回手:“我又不是小满,不需要那么麻烦。而且这里可是大海,能解决妖物就好。”
  说着就把某人推开:“把你的爪子拿开,我要集中神念了。”
  顾恪从善如流。
  昨日修行成果分外有效,柏姐姐一时高兴,就随他学了好几个时辰的乐器演奏之法。
  直到今早醒来,她才觉自己被他忽悠过头,过于勤勉了,颇有些拉不下面子的意思,这才一直有点闹小脾气。
  顾恪自然不介意,一切来日方长。
  有了第一次,自然就有更多次。
  一万年很久,他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培养柏姐姐学好各种乐器的新知识。
  这样想来,活得长一点也很不错。
  柏姐姐暂时把某人甩在一旁,终于不那么尴尬了,心里却还是有些乱七八糟的。
  一定是这次沉睡之后,真血凝聚,让自己行为有些过激。她如此安慰自己:下次,下次一定要留意下,不能太遂这小涩诡的意!起码不能一哄就松口。
  想到此处,她不由得脸蛋酡红,暗自呸呸几口。
  脑中思绪杂乱,柏素清的攻击却已开始。
  双手伸出,轻柔地在空中扇动,再缓缓虚抓而起。
  深沉的海面之下,原本湍急碎乱的洋流陡然一变,与她双手动作的节奏渐渐契合。
  正在海中游弋休憩,轮流进攻的妖物们突然感觉动作有些吃力。
  原本对它们行动几乎没有阻碍的海水,似乎变得与它们格格不入,不断冲突。
  不待它们反应,海水的流向骤然一变。
  从高空看去,一个巨大的漩涡以福地大岛为中心,开始形成。
  柏素清的双手虚按旋转,速度越来越快。
  海中的巨大漩涡也愈发急促,波及的范围也在急速外扩,短短十数息间就超过了百里,还在不断蔓延。
  深陷其中的妖物们纷纷挣扎着,想摆脱漩涡。
  以往能轻易做到的事,现在却变得极为困难,或者应该说根本不可能完成。
  那普普通通的海水在融入了柏素清的武神神念和血气后,已不输于武尊全力使用战器的效果。
  只不过海水是柔性的,她也没有直接绞碎妖物的想法,才让它们保持着身躯完整,还能在水里蹦跶几下。
  但伴随漩涡增大,水流的压力自然而然地开始增加。
  妖兵妖将已经逐渐承受不足,身躯肢体开始出现扭曲,乃至骨折。
  一股股海水挟裹着它们朝中心的海岛螺旋接近,沿途不知断了多少根骨头。
  没骨头的软体妖物也在水流的冲撞旋转下,浑身剧痛,头脑昏沉。
  最终轰然巨响中,一连串的妖物被被海流牵引着,一圈圈地撞击在大岛沿海岸边。
  噼里啪啦声中,妖物们凄厉惨嚎着,像是一大堆上了岸的鱼儿,无助地在那里垂死蹦跶。
  但也就蹦跶了片刻,它们体表的海水变得森寒无比,一层薄薄的白霜凝结。
  妖物们的动作越来越迟缓,最后凝固在原地,像极了被扔进冰箱冻硬了的海鲜。
  可它们并没有死,甚至意识和感知还很清晰,于是就眼睁睁地见到大岛城池中涌出来无数的人。
  他们眼中都冒着绿光,仿佛看见上好的食材放在了案板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